苹果大妈

台湾

上半年的台湾行游记更新到士林官邸那一篇就没再续更了,但是也写了 2 万余字,并且我从照片中摘选了百余张,合在一起设计了一本大画册,准备送给爷爷。我其实很少旅行的,虽然我很喜欢旅行,但是毕竟有那么多羁绊,当然主要是口袋一直不宽裕。这一次的旅行中发生了很多事情,想来都蛮有意思的。

在合肥新桥机场,敏姐讲完旅行注意事项,去领登机牌时,有个大妈弯着腰在手提袋中翻来翻去,一边翻,一边把翻出来的水果递给旁边的亲家母拿着,一边发牢骚:“这咋弄!带这么些水果!人不让带!一会儿都给吃完!”

后来在候机室,我在给爷爷拿饼干,忽然听到后面一声铿锵有力的:“哎!戴眼镜的半决(方言:小伙子)!”

我脑子反应一秒钟,目前候机大厅这一片大部分都是这个旅行团的,戴眼镜的小伙子不就是我么……我扭头一看一个穿玫红色大衣的中年妇女手里挥着一个大苹果:“这个苹果你拿去吃,别作假!”

我略迟疑,还没完全明白什么回事儿,她继续说:“不吃一会儿也得扔,来拿吧!”

我略显尴尬地过去了:“谢谢您!”

在拥拥搡搡地过廊桥时,有人从后面拍了一下我:“小伙子,一会儿你帮我找找座位哈,我第一次来,看不懂!”我回头一看是“苹果大妈”,毕竟吃人家的嘴软,就连声答应。我很快追上了爷爷——当然,“苹果大妈”被我很不好意思地甩在了后面。

苹果大妈出来旅游是和亲家母一起来的。她亲家俩性格迥然不同,苹果大妈虽然性格外向豪放,但是骨子里还是隐藏不住初到大城市的一种怯——她会担心自己的打扮会不会太土,说话声音会不会太大,吃东西会不会不太雅观,乡下的话会不会让城市人瞧不起;她亲家母倒是属于那种内向的人,也不怎么说话,有什么事儿就让苹果大妈顶头阵。

苹果大妈身材发福,用乡下的话说就是能省能养那种体格,膀大腰圆。染了栗色的头发,烫了大卷,虽然用了面霜,还用了唇膏或者唇蜜之类的,但是依旧掩饰不住岁月的沧桑。宽眉毛颜色浅,大眼袋,葱头鼻,厚嘴唇,双下巴,没脖子——她经常戴一条花花绿绿的纱巾,所以把本来就不长的脖子遮得严严实实。玫红色的呢子大衣下面是一条黑色的紧身裤——绷得紧紧的,能随时被撑开流出肉来。她亲家母倒是简简单单,斑白的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剪到耳下,人也清瘦,常套着一件针织开衫,走路慢慢悠悠,说话不紧不慢。

后来的行程中,苹果大妈也偶有让我帮她和亲家母合照,或者需要认字的时候找我帮帮忙。

在返程的前一天晚上,在台中的奇异果快捷酒店,我从楼下取洗完烘干的衣服,刚走到房间的楼层,苹果大妈从最里间出来了,一边走一边挨门问:“出去不?出去逛逛哎!”没有人要出去。她看到我拿了衣服就问:“你这是从哪来?”

“从楼下,洗衣服去了。”

“楼下还有洗衣服的?”

“酒店提供了洗衣机烘干机,30 台币每次,挺划算的。”

“哦,你一会儿可下去啊?”

“你下去有什么事儿么?”

“我想给小孙女孙子买件衣裳,到现在也没带咱们去,明个就要走了,再不买就没机会了!”她显得很着急。

我说:“那好吧,等我一下,我把衣服挂起来,正好我也想下去走走。”

“哎好的,好的。”

从前台问了路,我就带着她出去了,她一边走一边说:“哎呀,小伙子,你走慢点,我跟不上啊。那个你知道去哪么?我也不认识字,也不会说(普通)话,你帮我注意点啊。”

“好的,好的。”我放慢了脚步。

几乎走个街口她就问:“那牌子上写的啥?”我就给她大致看看,可惜过了几个街口都还没有。可能是因为最后一晚了,旅行社安排的酒店是拥挤狭促位置较偏的,所以连走了几个接口都还黑灯瞎火。就这样一边走,一边聊着,我知道了苹果大妈家里是开超市的,跟亲家母关系好,所以这次带着她一起出来玩:“都一把年纪了,再不出来走走就没时间了。”

“其实我已经给小孩买了吃的和玩具,但是就是没买到衣服,我还想给他们带个小书包,可导游从没带咱们去这样的超市。”

最终七拐八拐,走了好多条街,路过很多店铺,竟然没有一家童衣店,我们只好作罢返回奇异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