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圆规

台湾

上半年的台湾行游记更新到士林官邸那一篇就没再续更了,但是也写了 2 万余字,并且我从照片中摘选了百余张,合在一起设计了一本大画册,准备送给爷爷。我其实很少旅行的,虽然我很喜欢旅行,但是毕竟有那么多羁绊,当然主要是口袋一直不宽裕。这一次的旅行中发生了很多事情,想来都蛮有意思的。

“张飞”大爷是和老伴、女儿一起赴台的,他女儿三十来岁,胖嘟嘟的,几次有意思没意思的聊天之后,不知为何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笔下的“圆规”。

邵族的村寨吃午饭的时候,大家在一桌。饭间她先开了口:“你现在上学还是上班呢?”

“已经上班了。”

“干啥的?”

“平面设计,广告。”

“那你一个月有多少钱?”

我瞬间尴尬了,大家第一次聊天而已:“三千多,呵呵。”

“那你三千多在合肥生活压力挺大啊!”

“还好,毕业不久,这点勉强够吃。”

“那你毕业多久了?”

“快两年了。”

“哪所学校?”

“安徽大学。”

“安徽哪所大学?”

“额,就是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是几本呢?是重点么?”

“一本重点,211,省内来讲应该还行。”

“哦,那你这点工资不行!”

……又绕回来了,“张飞”大爷一边给我把远点的菜端过来:“小伙子多吃点,看你开始光顾着给你爷夹菜,吃着吃着就没菜了。”一边又像是安慰我一样:“钱的事儿,都不算事儿,事业工作嘛慢慢来的。”

在昇恒昌免税店的时候,我当时的女朋友说让我给她带一瓶娇兰的“小黑裙”,付钱后,我拿着发票和机场取货单在楼下碰见了“胖圆规”,她俩手恰腰,鼻孔冲着我:“你买的啥?”(她与我身高差比较明显,所以说话得昂着头)。

“香水。”

“给女朋友啊?”

“啊。”

“什么香水?香奈儿还是迪奥?”

“娇兰。”

“娇兰什么牌子?”

“法国的牌子。”

“多少钱?”

“五六百。”

“那跟香奈儿也差不多啊,咋不买香奈儿的。”

“她喜欢。”

她不再说话了。

同样的一幕在最后一天的机场又上演了

……

“咋不买香奈儿呢?”

“她有香奈儿,也有迪奥,但是她嫌太艳俗,想换个味道。”

她终于知趣地闭嘴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