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和爱——《 小萝莉的猴神大叔 》观后感

小萝莉的猴神大叔

这部印度电影名字叫做《 Bajrangi Bhaijaan 》,译作《 小萝莉的猴神大叔 》,又译作《猴神老哥》。这几天,我在资源网站上打开过几次,但是都没有看,因为网站上挂的译名是前者——我是拒绝看这种“恶俗”片名的片子的。今日下班略早,雨滴绊住了我原本想出门的脚步。打开资源网站再次碰到这部片子,而且评论区说片子很感人,当然也有吐槽印度电影总是夹杂大量歌舞的。想来也无事,加上这么冷的天,我决定一探究竟。因为毕竟有 《三傻大闹宝莱坞》 和 《我的个神啊》 在前,所以印度电影留给我的印象总是这么的非主流——不知道片方是不是同意这样译的。

故事背景是在巴印紧张的双边关系下,一个笃定的哈努曼神的信仰者——帕万——是一个印度人,在一次机缘巧合的社工活动后“捡到”了一个 6 岁的穆斯林——沙希达——是一个巴基斯坦哑女,并且经历了沙希达差点被“中介人”卖掉的情况后,帕万决定穿越巴印边境,“千里走单骑”亲自把沙希达送回故乡这么一件事。

寥寥数语总结了故事的情节,可是对于帕万和沙希达因宗教的冲突、地域的矛盾等问题而面临的种种困难,是再多的语言都无法描述的。那我就用苍白的语言,说一些苍白的感受。

关于影片本身。这是一部具有典型印度风格的片子——印度的音乐、印度的舞蹈、宗教信仰等贯穿始终。看印度的片子,会让你误以为走在印度大街上随时随地会突然窜出来一群人载歌载舞。不得不说,印度的片子在其歌舞的衬托下感觉主题的厚度和广度会强化不少——就是看起来很有“感觉”!

关于内容。如上所述,这是一部关于信仰和爱的片子。

关于信仰。 《我的个神啊》 的主题就是信仰,片子同样是叙事往小了说,但是主题和感悟确是让人往大了想。该刻画的主题就往实在了写,写信仰,那就是帕万笃定地信仰哈努曼神,哈努曼教我们要诚实我们就要诚实,哪怕自己高中毕业考试考了 10 次都没过自己也不听信小伙伴的去作弊,就在他父亲放弃他的时候,他终于在第 11 次考试通过了——他父亲也就一激动猝死了。还有一处关于诚实的就是帕万和沙希达通过中间人的地下通道从印度爬到了巴基斯坦,但是一再要求要巡逻的长官“允许”自己踏入巴基斯坦自己才能继续前行——因为自己“从不做偷偷摸摸的事儿”,可想而知士兵们把他扔回印度并且封了地道,可是帕万又从地道的暗道爬过来了,然后他遭受到了一顿暴揍。后来长官“默许”了他可以前行——给他十分钟的时间“消失”,十分钟后士兵们回来帕万还在原地等着,终于长官肯定的说了“可以通过”,帕万才带着沙希达离开边境。

就是这么一个有着坚定信仰的人,在他们阴差阳错地被巴方军队认定为间谍且因没有护照而无法自证清白的时候,帕万和沙希达一起躲避巴方军队的围追堵截的路上,他在清真寺里躲藏过、睡过觉、吃过饭,穿着穆斯林的衣服,裹着穆斯林女人的面纱,甚至最终在穆斯林的一个神殿里抱着熟睡的沙希达听着穆斯林的祷告而泪流不止——这一切在之前是无法想象的,在德里的时候,因为看着沙希达吃了肉,帕万就必须带她到哈努曼神像前祷告赎罪。

关于爱。沙希达 6 岁了还不会说话,她的妈妈决定带她走出大山走出巴基斯坦,坐火车去印度的一个神殿祈求沙希达能开口——也就是在返程的途中母女失散。从此,母亲开始了艰难的寻女——当然因为巴印的关系,她除了求神别无他法。处境尴尬的帕万本可以不收留这个莫名其妙来历不明的哑女,但是他从神的指示里得到了暗示要帮小女孩。在面对错综复杂的巴印关系和难以逾越的巴印边境时,帕万毅然决定带沙希达找父母。最终,沙希达回到了家乡,而帕万就在沙希达家乡的另一个山谷被追上来的巴方军人开枪击中然后羁押在牢中受尽毒打。当然,最终在很多人的努力下,帕万一瘸一拐地从巴印边境回到了爱人的身边。而此时,因为小记者纳瓦布在 YouTube 上散发的视频而聚集了成千上万的巴印居民也早已赶到边防线等着这位“猴神”出狱。

这部片子还有很多很现实的描写,比如小记者纳瓦布一直默默无闻,甚至他误以为自己拍获了独家“间谍”采访,而要求编辑采稿的时候,编辑却让助手回绝了他。后来当他意识到自己和军方搞错了的时候,觉得帕万这对于巴印双方来讲是一件难得的关于爱(而不是仇恨)的新闻时,更没有任何一家报社或者电视台愿意播放。万般无奈下,自己整理了视频上传到 YouTube 上,想通过网络的力量来帮助沙希达早返故乡。而后来,帕万被羁押的时候,虽然已经从多方消息证明帕万不是间谍,可是巴方的某直接负责人却命令手下必须证明帕万就是间谍,甚至不惜给违拗自己“命令”的人“放假”——这赤裸裸地打现实的耳光。

影片的最后,几乎都是在纳瓦布视频的传播和影响中进行的,很多巴印的人民看到了视频引起了强烈的共鸣——爱与和平,而不是仇恨来解决双边问题。所以才有了最后,双边人民涌向边境线,冲破边防哨卡给帕万开路——当然这也是在巴方军人违拗上方命令的情况下“默许”的——实际上影片里发生两次的这种“默许”是很少出现在现实中的吧?

信仰让一个人强大,坚定的信仰让一个人强大到无以复加——甚至看起来很愚蠢。正如认识拉茜卡和沙希达前的帕万一样,很诚实很单纯很直白——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而有了爱的信仰,会更让人理智,有了爱的参与,当面对信仰的抉择时,你可能会“委曲求全”,正是这种委曲求全才能让你去思考信仰的意义和生命的意义。正如帕万在为了沙希达能回家自己“背叛”了哈努曼神,第一次那么“像”一个“穆斯林教徒”一样,甚至最后在边境道别巴方人民的时候用的是穆斯林的道别手势——我想哈努曼是不会怪罪于他的,因为所有的神都是博爱的,奉献的,教人向善的,他不希望自己的信徒生活在苦难和仇恨之中,甚至宁愿用自己的牺牲去换取信徒的自由和生命。而只会索取信徒的信仰、金钱、生命的“神”,那是恶魔,无论他穿了多少层华贵的衣服,总有一天会被撕扯殆尽的。

此前,我总会以为自己能有一个坚定的信仰该多好,信仰能使人振奋,保持充沛的精力和昂扬的斗志,而我又找不到这种能让我坚定信仰下去的信仰。我爱举的例子就是建国初期那几年,我们物质水平严重匮乏的时候,但是因为信仰,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而如今生活好了点,但是更多了很多消极的东西——当然这都是从文字和影音资料中看到的。而慢慢的,我觉得信仰是很重要,但是不一定是神,不一定是某个人,不一定是某种主义,最好的信仰就是爱,就是遵循人类的本质。胸怀博爱,乐善于人,这才是生活之道。爱别人,别人爱你,这世界就有了两份交融的爱(其实是四份:我爱你,你爱我,因我爱你而你爱我,因你爱我而我爱你);你爱自己,他爱自己,这世界就只有两份独立且不交融的爱。前者如同加了糖的咖啡,而后者犹如一杯咖啡一杯糖——总有一杯是苦的,而直接吃糖块也不见得好吃到哪去。

哦,差点忘了讲了,沙希达最后在“神”的眷顾下,开口讲话了,第一个词不是爸爸或者妈妈,而是“叔叔”——帕万之前和她讲:“你叫我哥哥好了,你几岁了?哦, 6 岁,那还是叫我叔叔更合适!”



貌似第一次,或者很久之后的第一次写观后感,节奏把握得还不好慢慢练习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