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7 粽子

端午节的粽子

我姥姥家的村庄名字叫“谷堆洼”,小时候很好奇,为什么其它村子都是一个或两个姓加一个庄字或者村字命名,比如我们“沈庄”,旁边的“张黄庄”,三个字的也有,比如“程寨村”或者“杨大寨”之类能理解意思的地名,偏偏“谷堆洼”三个字让人费解,有姓谷的,但是没有 …

Read more
2017-04-23 蜗牛

【自编寓言】皮皮叔叔与 蜗牛

皮皮叔叔最近很开心,养了一只个头很大的 蜗牛 。 他把饭盒洗干净,切了几片黄瓜,给蜗牛做了一个简易的家。皮皮叔叔怕闷到蜗牛,特意选择用纸盖在饭盒上。这只蜗牛在皮皮叔叔的桌角静静地呆了两天,第三天一大早,皮皮叔叔看到饭盒盖子上的纸错开了, …

Read more
2017-03-27

再见了,合肥

现在是 2017 年的 3 月 26 日的中午,刚吃了一份葱爆肥肠,心满意足地往住处走。 从 2015 年起,我的午饭几乎都在那家砂锅菜店里吃,所以当老板娘知道我即将离开合肥的时候,特意给了双份的量。我走的时候,她儿子冲里间喊:“妈,大哥哥要走了!”她举 …

Read more
2017-03-09 出租车

三月杂记:我与出租车司机

我本来以为那趟 出租车 的司机和我一样不善言辞——这是少见的,可是当车子经过五里屯立交的时候,我随口说了一句:“那个真像大钟楼。”司机竟然哈哈一笑:“哈哈,是的,是的,你是不是想怎么跑到大钟楼了?”不等我回答,他又接着说:“不过都是电信的,说回 …

Read more
2017-02-13

蜷缩

搬家后,我还是住在一个主卧。虽然主卧不是很大,但带了一个小飘窗,一直摆放着一些我的杂物,包括一书包的书,几个纸盒子和一包我大爸口中无用的“文凭”。

Read more
2017-02-06 逼婚

不是爱你疼你,谁催你结婚?

今年春节是我成年之后过的第一个单身年,适逢二十六,所以年前就预料到回家难免被各种“碎碎念”,看到很多人都喊年底被催婚、 逼婚 而头大,甚至不愿回家。我喝了一口热牛奶,丢个不屑的眼神,“嘁”——这岂能吓到风风雨雨这些年“闲云野鹤”惯的我?

Read more
2p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