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6

搭讪

是日,余下班归家,于路途。遥望一异性踌躇于道边,持一掌机左顾右盼,目光闪烁,所有所思若有所待若有所求,但左右路人车水马龙间无人问津。余久居室,无懈逅,更无异性邂逅,不觉心潮澎湃。两目相接时,投以微笑颔首示意。

Read more
2015-08-24 看牙医

庐州杂记二: 看牙医

最近半年牙疾屡犯,一来“深知”中国的医生医德不古,二来一直手头拮据,怕去医院拍个片子挂点水拿点药半个月生活费搭进去了,剩下的日子就难以为继了,所以就一直拖着,病情也时好时坏。上周莫名其妙地左腮开始疼痛,继而难以咀嚼,实在痛苦不堪。周二下午 …

Read more
2015-08-24

七夕

是日七夕,入夜,待鹊桥起,牛郎织女相会。匿于藤下仰望银河,衔一羊矢球于口,得听二人互诉衷肠。余幼时,此传言流于乡野,每七夕长必说之,止鲜有孩童试之。

Read more
2015-07-23 漂泊

风中扬

当我第五趟从2栋的9楼把最后一件东西搬到小区另一端的9栋5楼时,已经是夜里十点了,我浑身像是水洗的一样一头扎进新搬住处的洗手间。而在这之前 我已经把待退的房间打扫了一遍,一切归置到我刚搬进来的那样,虽然我知道距离交房时间已经超过了一天,但我 …

Read more
2015-02-09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离春节还有十天吧? (一) 前几日,陈大妈从外地回来,将短日逗留再和父母去云南过年,大卫王也从淮南过来。昨日一下班我便马不停蹄,跨越半个拥挤的合肥去成哥处与他们小聚。一进门就看到大家挤在一个屋里热热闹闹地聊天,一地的糖果皮和瓜子壳,当然 …

Read more
2014-12-25 girl

一只香瓜

那时,我还在广州,暑假里,我每天的工作其实很无聊和琐碎的。李经理的女儿才大概四五岁的样子,还在上幼儿园。因为暑假的原因,她经常被她妈妈,也就是李经理带到俱乐部。这个小姑娘很活泼伶俐,长得也讨人喜欢,所以俱乐部的小伙子大姑娘的,自然都在闲 …

Read more
2p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