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口贴

鳝鱼,亦称黄鳝,体长有斑。血可入药,治疥癣痔瘘口眼歪斜耳痛鼻衄。余幼年,乡野之人尝使之敛血。盖拆一烟盒,取其内锡纸,去锡箔,使鳝血匀涂于纸上,荫干储之。待有细微伤口,裁合适大小敷于其上。

Continue reading

搭讪

是日,余下班归家,于路途。遥望一异性踌躇于道边,持一掌机左顾右盼,目光闪烁,所有所思若有所待若有所求,但左右路人车水马龙间无人问津。余久居室,无懈逅,更无异性邂逅,不觉心潮澎湃。两目相接时,投以微笑颔首示意。

Continue reading
看牙医

庐州杂记二: 看牙医

最近半年牙疾屡犯,一来“深知”中国的医生医德不古,二来一直手头拮据,怕去医院拍个片子挂点水拿点药半个月生活费搭进去了,剩下的日子就难以为继了,所以就一直拖着,病情也时好时坏。上周莫名其妙地左腮开始疼痛,继而难以咀嚼,实在痛苦不堪。周二下午下班的时候,路过口腔门诊,就进去看看。

Continue reading

七夕

是日七夕,入夜,待鹊桥起,牛郎织女相会。匿于藤下仰望银河,衔一羊矢球于口,得听二人互诉衷肠。余幼时,此传言流于乡野,每七夕长必说之,止鲜有孩童试之。 ————————————————— Continue reading

漂泊

风中扬

当我第五趟从2栋的9楼把最后一件东西搬到小区另一端的9栋5楼时,已经是夜里十点了,我浑身像是水洗的一样一头扎进新搬住处的洗手间。而在这之前 我已经把待退的房间打扫了一遍,一切归置到我刚搬进来的那样,虽然我知道距离交房时间已经超过了一天,但我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希望换取房东一丝的同情 ——不能怪我拖延,只是搬家的决定做的很突然。所以当第二天,房东因这超出的一天为理由,根据租赁合同而决然不退我押 Continue reading

蒸槐花

庐州杂记一: 槐花摇

前几日下楼买菜,见两三阿姨在折路边的槐花儿。不知道她们要做什么,或许是用来吃的吧—— 蒸槐花 是我们家乡的一道菜,或者说是一种饭。 想来这四五月间,老家也应该是绿树成荫,花香四溢了吧。老家其实很难看见大片的花,谁家厅前屋后都会种一棵或者几棵桃树梨树这些常见的果树,所以入 春后将 会看到梨树桃树等相继开花,只是在乡下作两三点缀,并不会出现“千树万树”“万紫千红”的景象。在老家,花儿能开出像“海 Continue reading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离春节还有十天吧? (一) 前几日,陈大妈从外地回来,将短日逗留再和父母去云南过年,大卫王也从淮南过来。昨日一下班我便马不停蹄,跨越半个拥挤的合肥去成哥处与他们小聚。一进门就看到大家挤在一个屋里热热闹闹地聊天,一地的糖果皮和瓜子壳,当然浩子在旁边无比专注地LOL。

Continue reading
girl

一只香瓜

那时,我还在广州,暑假里,我每天的工作其实很无聊和琐碎的。李经理的女儿才大概四五岁的样子,还在上幼儿园。因为暑假的原因,她经常被她妈妈,也就是李经理带到俱乐部。这个小姑娘很活泼伶俐,长得也讨人喜欢,所以俱乐部的小伙子大姑娘的,自然都在闲暇的时候陪她玩耍,我也在其中,但是因为我的闲时间可能多点,加上吃住都在俱乐部,所以有更多的时间陪她玩儿,她也慢慢地有点粘我。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