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春联

贴春联

小学有两门作业特别有意思,一门曰“小字”,就是用钢笔在小字本上抄课文;一门曰“大字”,就是写毛笔字。大概一二年级写小字的时候还是米字格的作业本,三年级后就是用普通的格子本了,一学期好像是要抄 18 本——那时候几乎没有什么作业,但是我几乎每学期只能抄 6 本左右,老师好像从没有怪过我,大概是因为我的大字总是要写很多本吧。大字一学期写 10 本的话,我会很早就给他 20 多本。 我的大字本上都 Continue reading

小时候 -开更啦

《小时候》系列文章序言和目录

《? 小时候? 》自序 我自诩为 90 后的先锋,当然不是因为我有多辉煌灿烂的功绩或者作为,而是我出生在 1991 年——这不就是最早的一拨 90 后么?不是先锋是什么? 我有时候会自称自己是 “大山的孩子” ,当然不是因为我的老家在大山深处(我家在黄淮平原),也不是因为我有一个叫做“大山”的父亲或者母亲,而是因为我常常遗憾自己没有出生在大山深处——或许我一辈子都不会走出大山,或许我很努力之 Continue reading

乡村集市- 腊月集- 赶集

腊月集(简编版)

这一篇是《腊月集》的简编版,文字删掉了2000多字,剩余不到4000 字,读完全文约 5 分钟,本文只保留了比较有意思的情节,喜欢的朋友们如果时间充足可以直接去看看原版的。(戳这里直达《腊月集》原文) 小时候,我有一条厚实的大棉袄,大红的花布棉袄,据说是我小姑妈穿过的,不过还很新。我穿上后总要把袖口挽起来差不多10厘米的一道,手才能露出来。天寒地冻大雪如席的时候,我就裹在这条大棉袄里面,像墙 Continue reading

剃头

镇子上的老街上有个理发店,店头的招牌是橙色底黑色字的,店名字叫做“幸福发廊”,这几个字还是艺术字。小时候,看见她家的店就感觉像是港片里面的一样,更何况店里面还贴着好多张很时髦的港星的大写真呐? 我只去这家店理过一次头发,那是我已经很大了的时候,大概该有 10 岁了吧。我们村子里所有人,我指的是男女老幼所有人的理发师只有一个,除了理发还有掏耳朵、修面这些活。他中等个,国字脸,三十来岁,就在我们 Continue reading

乡村集市- 腊月集- 赶集

腊月集

这一篇是《腊月集》(简编版)的原文,文字 6000 ?多字,读完全文约 8 分钟,没时间的朋友可以看简编的。(戳这里直达《腊月集》(简编版)),还没有时间的朋友们可以随便翻翻看看我画的小漫画就行了( ̄▽ ̄)”。 小时候,我有一条厚实的大棉袄,大红的花布棉袄,据说是我小姑妈穿过的,不过还很新。我穿上后总要把袖口挽起来差不多 10 厘米的一道,手才能露出来。天寒地冻大雪如席的时候,我 Continue reading

《你的名字。》女主同款发型

昨天很嗨皮地和好朋友一起去看了最近很热的一部动画电影——《你的名字。》,第一次看新海诚的片子,前些日子总会看到拿他和宫崎骏做对比的报道,我以为是个宫崎骏第二呢,还好,看完之后没有这种感觉,俩人画风、叙事、细节等处理都不一样,当然,我已经很久没看过宫崎骏的片子了,你要问哪里不一样,我还真不好说,感觉吧,哈哈。 好友率先注意到了女主三叶的发型,并且啧啧称奇,我也才注意到这个细节。后来,电影结束退 Continue reading

电信诈骗

十一月杂记(二)

一则好的故事,一篇好的小说,不是从灰黄色马,从栗色马,从忠实的淡栗色马,从男人的口哨,从女人的吟唱中开始。这不是故事,这是我多年前看童话时,看到的一段记忆犹新的开场白,真正的故事还在后边呢。要说故事呢,阳光明媚的午后总会发生一些好玩的事,我也称它为故事,只是对于对方来讲,可能是一场事故。 在经历了“生死浩劫”的周六的第二天,阳光依旧灿烂,我睡到大概 10 点钟起床,然后懒懒地洗漱,懒懒地吃了 Continue reading

十一月杂记(一)

我的工作量很少让我加班才能完成,除了最近。 先是帮好友所在的公司设计新年台历(无偿,他嫌设计部设计得太丑),然后开始进行客户年会的一些展会设计,同时接了一幅产品漫画和一个标志设计的私活(低酬),所以这半个多月几乎每天都很晚才回去,有好几次都是过了 12 点才在瑟瑟的寒风中往住处赶。(之所以强调无偿和低筹,是为了说接下来发生的事儿并不是我为财拼命咎由自取。) 这几样事情几乎同时进行的,还好是台 Continue reading

孤独

肉已透,独饮否?

肉已透 已经有些日子没真正地做过一顿饭了,毕竟一个人也吃不多少,也就不再想着做饭。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一段视频,讲述了一位老北京的大叔做的一手好酱肉,提起自己做的酱肉,那大叔恨不得脸上的每个褶子都往外闪烁着自豪。看着那一块块棕红色的肉皮,一块块酱色的腱子肉在红滚滚的卤锅里沐浴,虽然时在坐班,但难免勾起馋虫,只想着下班能到哪里切上一块酱肉或者卤肉以飨饥肠。 周边卤菜倒是有几家,吃起来倒也没觉得有 Continue reading

台湾

爷爷的愤怒

(关键词: 愤怒 ) 上半年的台湾行游记更新到士林官邸那一篇就没再续更了,但是也写了 2 万余字,并且我从照片中摘选了百余张,合在一起设计了一本大画册,准备送给爷爷。我其实很少旅行的,虽然我很喜欢旅行,但是毕竟有那么多羁绊,当然主要是口袋一直不宽裕。这一次的旅行中发生了很多事情,想来都蛮有意思的。 跟着旅行团走下来,经常可以看到法轮功的宣传,我是从高中就开始 F墙 看新闻,从一开始的“震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