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公陵寝

蒋公陵寝 banner

早上5点多钟,爷爷起床了,我装作还没睡醒的样子——其实我是的确很瞌睡。雨还在下着,我矇眬间听得出它继续不动声色地拍打窗棂。

接近7点的时候,我们吃过早饭,有序地上了大巴。大巴转了两条街,我不经意间从左前车窗看到了前面街道上的建筑仿佛镀上了一层“金光”。果不其然,等大巴右转进入那条街道时,我们都看到了一轮骄阳。

沐浴着刚雨后转晴的阳光,我们的大巴奔往桃园东南方向的慈湖陵寝。据介绍,慈湖原为洞口宾馆,因为蒋公心孝,常念及母亲,而蜗居台湾不便返乡祭奠,加之该地景致如同奉化老家,遂提“慈湖”二字以作祭奠。后来蒋公去世,此处便成为“先总统 蒋公陵寝 ”。

虽然导游介绍慈湖公园是世界唯一一个以一个人的雕像构成的主题公园(待考证),但是当大巴停在公园外的停车场时,我和我们还是被众多大大小小错落有致的“蒋公”惊呆了!我们先是在导游的带领下,游览前慈湖和拜谒蒋公灵柩。一路上,老爷子们三五成群私语蒋公的“陈年轶事”,而后都表态:“咱们是中国人,咱们是共产党人,一会儿见到老蒋不鞠躬。”

沿着湿漉漉的小路,走在凉爽的绿荫道上,两旁高大的黄椰树沿路站着——开始我们没注意都以为是毛竹,还不停地惊叹道:“哎呀,这竹子长得好高啊!”黄椰树属于棕榈家族里比较优雅纤细的品类,一般能长3-8米高,节状的树干比较光滑,表面有些斑点,直径也就跟毛竹差不多,难怪我们那么多人那么多双眼睛会认错。几分钟就看到慈湖了,面对慈湖往右走不远处是一个写着“ 总统 蒋公陵寝 ”的黑漆牌坊,坊下有一个卫兵把守,不用言说那里就是不对外开放的陵寝吧。事实上那里就是后慈湖,目前为军方管制区,需申请经许可才可进入。

大家在慈湖边拍完照片,沿着左路往里去,转过慈湖幽静的绿荫道,在最深处,背靠着清秀的山体,一栋坐落在在繁茂的亚热带植物丛中浅蓝色的小院子略显局促和低调。进门正面是“福寿”屏风,两旁各有6面青天白日旗立在左右,右转或左转进入通往正厅的走廊,院内植着几株柏树就显得很拥挤了。走不几步便到达陵寝正厅,既没有卫兵把守,也没有警戒,只有两名工作人员手持“保持安静”的手牌在狭窄的檐下走廊里疏导秩序。我和其他人一样,挤在一米多宽的走廊上,堆在正厅的门口瞪大了眼睛往里看。正中间摆放着蒋公的黑白遗照,蒋公嘴角含笑地看着来往的人群,我想如果是国民党老兵看到这照片,蒋公的音容笑貌一定会浮在眼前。遗像前的厅内安放着一口黑漆漆的灵棺,棺前是一个黄绿色的或许是花朵编制的十字架——因为室内光线实在不好,此处不允许进去观瞻。

据阿纬讲,1975年蒋公逝世后,灵柩于4月16日奉厝慈湖宾馆,停放于宾馆正厅,但并未下葬。更提及蒋公愿有一日两岸统一后能“魂归故里”时,让我们一行人不由得十分动容。

原路返回到停车场就是自由活动时间,旁边就是蒋公的“铜像公园”。老爷子们说说笑笑沿着石拱桥往园内走去,“咱们不能跟‘他’合影,拍拍照片就行了!”

还没上桥就看到园区内大大小小的雕像,尤其正前方的最大的那尊坐像,依靠着青山,远远望去,游人还不及他的膝盖高。下了桥,首先吸引我的是溪边一排“酒坛子”整齐地沿着水流摆放着,扎根在绿草地上。沿着石子和瓷砖铺就的小路往前走,往前看,各色“蒋公”在园区内或坐或站——真的是各色,红、棕、青、蓝等多种颜色的“蒋公”有手持礼帽的,有拄着拐杖的,有着中山装慈眉善目的,有穿军装英姿飒爽的,还有少数的带着小孩的……总之你能想象的几乎都有了,因为此前作为“一代伟人”的造神时代,蒋公的塑像曾遍布台湾各处,后来被贬成“政治犯”后,这些像瞬间遭到了“大屠杀”,桃园将从各地回收来的2000多尊即将要“回炉重造”的铜像挑选出工艺与艺术性较高的160多尊安置在了慈湖之侧,构成了如今这令人称奇的一处“历史”景观。

很多人都会绕到最大的那尊像前拍照——因为在草地中央,没有铺路过去,加之早上刚下过雨,草地还有些潮湿,所以到近前去还是要冒着鞋子弄脏的危险的。这尊台湾最大的蒋介石的坐像,原来立于高雄文化中心,1996年被拆解成117块,2008年由艺术家重新组合,还刻意不完整重建,并命名为“伤痕与再生”。到近前才能感受到这尊像之雄伟,抬头看“蒋公”着一身正装,一只手握着搭在座椅的把手上,一只手拿着一本书,双目带笑,目视前方,头顶苍穹,端坐于青山环绕的大地之间。因为“不完整”,所以更让人感觉到历史的沧桑变化,与人无完人一样,残缺的雕像更能引起观者的共鸣。想想蒋氏家族对台湾的贡献,自然会有功过评判,但是中国人讲“死者为大”,当多年后“一代伟人”变成“政治犯”时,神之形象像崩塌,故人已去无从批判,生者就对他的造像进行毁灭——真让人唏嘘不已。

这个园区是两蒋文化园,除了蒋公的像还有几个蒋经国的像——据说带小孩子的那几尊蒋公像中小孩子就是蒋经国。此外,不知是不是我认错了,有一处是“蒋公”围着“中山”先生——因为中间的那尊坐像着长袍马褂,双腿上搭着一条卷轴,主要的是顶上有些许头发。

沿着小路继续前行两侧安放着一尊尊形色各异的胸像,直到另一个出入口的桥头边是一尊很高大的青色“蒋公”着军装策马扬鞭的塑像。当然,往前还有一些塑像,只是爷爷已经在烈日下显得疲惫了,我就随他出了园区,在树荫下稍事休息。

出了陵寝右转,不多远,就经过了蒋经国的陵寝,只是这处不在此行之内,导游也没过多介绍。此时的大巴上也继续播放关于将宋美龄的纪录片,而我的心神还在陵寝内,蒋公陵寝的清幽与低调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及他对母亲和故乡的思念,也颇让人感慨万千,也觉得蒋公长眠于此也算是好的归宿了。一个人生前风雨几十年,叱咤风云,还有智慧与美丽并存的蒋宋美龄一直的陪伴和支持,后继者蒋经国也是颇为优秀,末了还能在这山清水秀之处,安安静静地长眠于此不也是很好么?

蒋公陵寝 慈湖陵寝

蒋公陵寝 后慈湖

正厅门口z

慈湖陵寝-正厅门z

蒋公陵寝 慈湖陵寝 坐像z

坐像z

蒋公陵寝 雕像

蒋公策马扬鞭z

胸像z

中山先生像?z

关于《爷爷,在台湾》系列正在更新中:请点此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