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伞的大巴司机

台湾

上半年的台湾行游记更新到士林官邸那一篇就没再续更了,但是也写了 2 万余字,并且我从照片中摘选了百余张,合在一起设计了一本大画册,准备送给爷爷。我其实很少旅行的,虽然我很喜欢旅行,但是毕竟有那么多羁绊,当然主要是口袋一直不宽裕。这一次的旅行中发生了很多事情,想来都蛮有意思的。

台北的金大碗牛肉面是一家“主供”大陆游客的面馆,质优价廉,生意红火。在金大碗等餐的时候,小雨断续地下着。

金大碗的檐下摆了几把椅子,但是“僧多粥少”,这几把椅子相比较一车一车开来的大陆观光团来讲就相形见绌了,我们在店外等候里面能空够足够的位置。三两个人聚到一块扯闲片,文艺爷爷把腿当书桌,认真地记录旅游日记;段子手爷爷和老伴坐在一起,和其他几个老头老太讲述着一些搞笑的事情;爷爷和“张飞”爷爷聊天……我在檐下走来走去,看一辆辆在雨中飞奔的摩托车,看街边雨水中颤栗的摩托车,看水珠从檐下落下串成水帘。

雨,寂寞地下着。

一辆大巴开过来,是空的。然后一行人一边热热闹闹地从金大碗往外走,一边抱怨:“哟,怎么又下雨了!”等车停稳,车门打开后,几个中年男人先跳上了车——因为下雨,所以他们想尽量不湿衣服。

忽然,司机喊了一声:“慢点,慢点。”然后就下车到车门边,撑开了雨伞高高地举起。虽然伞不大,但是对于车门到檐下的这个距离就足够了。于是,后边的游客就陆续上车了。

大巴司机探着身子,高举着伞,所以等人上完,他也湿了小半个身子。

撑伞的大巴司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