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雁南飞

孤雁南飞

国庆有七天的假期,我却没有回家。第一天在 KK 家,第二天小姑妈一家、二表哥一家和我的爷爷来合肥,我陪着他们在新落成的万达茂转了转,在琴港不夜城看演出直到第三天的深夜才归。第四日一觉醒来已近中午,做了些家务,拖拖拉拉已近傍晚,于是我略做收拾出了门。走不远处,听到一声雁鸣,抬头看时却无觅雁影。再行几步,又听到一声雁鸣——想来这是今秋以来遇到的第一只大雁吧,却不想竟是 孤雁南飞 。

单身已经快一个月了,倒没有太多不习惯,或许因是暑假已经过了不少独来独往的日子,所以也没有觉得单身前后生活有多大区别。单身前相当长一段时间我是一个人上下班,一个人出门,一个人逛超市,一个人爬山;单身后我依旧是一个人上下班,一个人出门,一个人逛超市,一个人爬山。对于刚逝去的那段感情,更多的我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分手后没有以泪洗面一蹶不振,也没有怨天尤人或自怨自艾。反倒像我之前“承诺”的,分手之后我能记下的绝对都是美好的回忆,我会感谢她从我的生命中走过。

时间就这样过着,身边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单身了,或者说我失恋了。我每天把自己的生活尽量打理得井井有条,努力养成早睡早起吃早饭的习惯,每天喝牛奶,做些小锻炼,学习吹哨笛,或者看看书。我努力保持着积极的生活态度,我像是一支向日葵一样慢悠悠地看着太阳转,我就想这样有规律地闲适地转一段时间。

可是,我知道,这件事情上我始终有一道难以揭开的创口,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我的父母。在乡下,十六七岁结婚的大有人在,进而其父母四十出头就已经含饴弄孙,并且乡里乡亲谈及此事无不羡慕。他们无法理解二十五六岁的人为什么还不结婚,就像我无法理解二十五六岁的人为什么要着急结婚一样。我无法跟他们描述我这些年生活的环境,我所接触的世界,我的爱情观、价值观、世界观。当然,其实并不是我不理解他们的想法,我也知道他们会觉得我“迟迟”不结婚让他们觉得脸上无光——他们会理所应当地认为这个年龄就是要结婚,再不结婚就“找不到好的了”。只是什么是好的呢?什么是不好的呢?

今天,我终于给他们打电话了,这也几乎是我单身后给他们打的第一个电话。最后,我尽量小心翼翼地说出“我和她已经分手有段时间了”,然后慢慢地听到母亲那边不再吱声,我只好继续说着,说原因,说我对婚姻的理解,说我理解他们的感受,说我身边的朋友大都也单身,如此云云,甚至发扬我的“阿Q精神”跟她打哈哈。可是母亲还是一直叹息:“唉,人家还问咱们年底要不要媳妇儿呐,我都说要了。”“那你过年回来给你说一个?”“你都快二十七了(实际是快二十六了),你还不结婚那咋办?”父亲始终没有讲话,估计也是在生闷气。

我在这件事情上,从来不跟父母着急,我不会跟他们吵吵嚷嚷说什么时代不同了,说什么见的世面不一样这种略“不肖”的话,我一直都是心平气和地讲这些事情,他们不理解我我不怨他们,可是如果我不理解他们,那就肯定是我有问题了。毕竟,今时今日,我所见的“时代”“世面”都是他们省吃俭用给我的。没有他们的土里刨食,哪有我的衣着光鲜?也早就在我十六七岁抱着自己的孩子两眼空空的看着村口了。

现在跟他们说出来了,我知道他们今夜,或者连续一段时间将难以化解心中的郁结,但是迟早我还是要跟他们交代的啊。我忽然想起 KK 说的:“谈恋爱为什么要跟家里讲啊?多找麻烦事儿。”

是啊,谈一场无疾而终的恋爱,就不要跟家里讲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