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3 漂泊

风中扬

当我第五趟从2栋的9楼把最后一件东西搬到小区另一端的9栋5楼时,已经是夜里十点了,我浑身像是水洗的一样一头扎进新搬住处的洗手间。而在这之前 我已经把待退的房间打扫了一遍,一切归置到我刚搬进来的那样,虽然我知道距离交房时间已经超过了一天,但我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希望换取房东一丝的同情 ——不能怪我拖延,只是搬家的决定做的很突然。所以当第二天,房东因这超出的一天为理由,根据租赁合同而决然不退我押金时,我当时就火了,在电话里对他发 了一通脾气。

在电话那头,他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全然不念及我因他来回不便而提前一周签租赁合同的“旧情”,更是一口否认自己停号而导致我联系 不上他的事实,坚决按照合同执行。我自知理亏,所以撂了一句“怪我眼瞎”就挂了电话。后来小毛给他打电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他终于才勉强同意退还我部分 押金,虽然至此未到账,但也算我心甚慰。

今日不上班,醒来之后回想起这事儿,我竟又动恻隐之心自责起来。我想这个房东怕是我见过最不男人的男人吧,才30出头,为了收房租,他能在寒冬腊月 的晚上坐在我邻居门前,从六七点等到了差不多十点,最终没等到人才走的;更是每个月很守时的在8号早上给我发短信“交房租”,然后直到我转账给他——同样 感觉他来回跑不方便,所以每个月我一发工资第一件事几乎就是用支付宝把房租转给他,而其他邻居都是要他当面来给现金的。我记得有一个月,我工资发的迟了几 天,所以当他8号给我发同样的短信时我跟他说明了一下情况,谁知他第二天还是雷打不动地给我发短信“房租转了么?”就这样一直到14号。据我所知,他应该 有5处出租屋吧,少说也有二三十户,我真无法想象他每天都在这样的催租中度过是怎样的生活节奏。

还有一件事情发生在我4号房的邻居身上。3号房的邻居搬走了,4号房的小两口决定搬进去,房东也同意了,于是这小两口转天把东西就搬进3号房了。谁 知过了几天,房东来了,就问这小两口,你们的房子不是20号才到期么?今天怎么就搬进来了?小两口说反正也没几天了,我们就先搬过来了。我当时在厕所,所 以就听的真切,房东竟然让他们20号再搬到3号房。小两口于是在几天的时间里经历了从4号房搬到3号房,然后再搬回4号房,隔了几天就再搬到3号房这么个 曲折的经历。当然,后来的一个月,小两口就搬到其他地方去了。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位房东先生并没有做错什么,甚至是很按规矩办事的。作为房东,他理应该每月到点收到房租;作为租客你房间没到期就不应该 随意调换房间;你超期退房哪怕只是一天甚至一个小时,那房东就有权没收押金——我们每个人都自主自由无胁迫地签了一份合同,而处于社会底层的我们也一直呼 唤“照章办事”这么一个平等的理念。反而是“无视”契约的我一直愤愤不平,和取笑房东的小家子气。

我今天在想,真当理性的“照章办事”来到我头上的时候,我为什么反应如此激烈?答案只有一个,我暴躁的原因是他动了我的奶酪,我取笑他的原因是他动了和我同一阶级战线的人的奶酪。

有句话叫作“法不外乎人情”,虽然这个人情并不是指人情世故的,但我想因该也是指人最基础的情感。当我在搬房之前,虽然想到了可能会超一两天,但是 我想我曾经因为怜悯你冬天骑电瓶车从黄山路跑到这边来回不便,所以很痛快地提前一周就签订了合同,所以我理所当然地想你会顾及一下这件旧事而不与我斤斤计 较。可是我错了,你和我只有“做生意”,而不是做朋友。更何况,当我决定搬离那间屋子的时候,我已不会再给你带来任何一笔经济效益,你哪会有恻隐之心可动 呢?

从和房东先生见过几次面的情景来看,他应该也从事装修之类的工作,因为有几次他浑身脏兮兮蓬头垢面地骑着电瓶车就来了。很多二房东就是搞装修的,他 们盘下多处房间然后自己简易装修隔断然后往外租。再从几次短聊中我认为,他的学历并不高。他可能比我更早地接触社会,品尝到社会的冷漠和无情,所以才造就 了30出头的男人能如此市侩——并不是说市侩该出现哪个年龄段才正常。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妻室,如果没有,这或许是一件让人不快的事情;如果有,那他应该正 面临很大的生活压力。

所以,我很快地摆脱了先前对他的偏见——当然,心里还是有些许不快的。我甚至开始自责,我不应该在电话里那么暴躁不安,可以说这是一种很没有修养的 行为。如果四年的高校生活,没有带给我更多的知识和能力的提升,那至少也会带给我最基本的修养,让我学着处事不惊临危不乱,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更重要 的是,让我学着更善良。

终于在晚上8点的时候我决定出去走走, 在往大学城方向的小十字路口,我看到了一棵树冠很低很大的枫杨,老家叫作“炕鸭树”。在满是合欢和玉兰的庐州街头,他孤零零地站在道边的路灯下,一只知了在某根树枝上卖力地唱着。朋友啊,你看到了么?这样的树我的故乡有很多,只是要长得更高大,树桠上也挂满了一串串风铃一样的种子,树上还有很多知了在卖力地歌唱。只是,在故乡的大树下我得到更多的是阴凉和安宁,而此刻我得到的更多的是凄凉和落寞。最初的我们,用善良和微笑对待每一个人,在收获了很多的冷漠 和恶意之后,我们也开始把冷漠和恶意投向那些对我们善良和微笑的人——那种我们也曾经拥有的优良品质,和让冰雪都能融化了的修养。

想到这,我匆匆走向了那个熟悉的摊位,要了一份热气腾腾的汤圆。

Tagged 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2p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