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州杂记二: 看牙医

看牙医

最近半年牙疾屡犯,一来“深知”中国的医生医德不古,二来一直手头拮据,怕去医院拍个片子挂点水拿点药半个月生活费搭进去了,剩下的日子就难以为继了,所以就一直拖着,病情也时好时坏。上周莫名其妙地左腮开始疼痛,继而难以咀嚼,实在痛苦不堪。周二下午下班的时候,路过口腔门诊,就进去看看。

女医生对我的口腔和脸颊一番“蹂躏”之后,得出结论:我这小门诊看不了,你还是去医院拍个片子看看吧。

周三一大早请了假,就直奔二附院去了。办卡、充值、询问、挂号、候诊,很快到我了。普诊1室5号台,我摸门就进去了。男医生虽然戴着口罩和近视镜,挡掉了大半个脸,但从皱纹和“气场”我猜他大概40岁左右。

他接过病历本,用近乎玻璃质感清脆和平静的声音问我:“怎么了?”

我说:“因为打小有侧咀嚼的习惯,二十多年了一直这样,可能是下颌骨的左侧萎缩或者移位了吧,现在蛮疼的。”

他把病历本基本信息填完后,示意我躺到身后的那个牙椅上,很麻利地打了灯,调试着灯光,并叮嘱我放轻松。调好光,他让我张大嘴,然后用医用钳在我牙龈和口腔内壁反复检查。对于一个有两次拔牙经历的人来讲这些常规检查,我都门清,所以我等的是他的那句:“先去拍个片子,等片子出来我再给你看看。”

口腔检查过了,他让我坐起来,然后开始把双手放到我的颧骨位置,让我重复着张口闭口咬紧牙关这些动作。大概过了半分钟,他说:“我已经可以明显感觉到,你嘴张到一定程度或者咬紧到一定程度,骨缝在响。”他摘下手套接着说道,“你有二十多年的偏咀嚼习惯,所以导致你单边颌骨负荷过重,并且导致骨骼挂钩移位。”我点了点头,继续听他的叙述。我心里在想你说的貌似很专业,不就是为接下来推荐我做什么推拿按摩之类的做铺垫,或者开些乱七八糟的药?我多少也会经历过医生乱开药的事情,而且自认为摸清医生的“套路”——先吓你个半死,然后充当“救世主”。

不过接下来的事儿让我很佩服这位医生,他很认真也和平静地接着说:“不过没事儿,不要害怕,只是轻微移位,再加上病区的特殊情况,所以不容易好,而且积累的炎症也不容易消除,因为嘴一动颌骨就会跟着动,无形中就延长了你的自愈时间。但是你不用担心,一般来说这只是血液循环受到了阻碍,所以你只要回家没事儿拿条热毛巾热敷一下就行。当然这得慢慢来,一时半会不会见效的。”这个时候我站起来了,他也站起来了,我继续很认真地听着,“这个情况特殊,也不是吃药打针能解决的,只能靠物理疗法,我们医院康复中心也有微波理疗,通过微波局部刺激,加速血液循环,加速炎症的消除,这也是物理疗法,和热敷是一个道理,只是可能会快一点。但是我认为你不着急的话没这个必要,而且这个花费会更高。”

我惊呆了,我感觉这个人很有医德,这个时候反倒是我对寻医问药这件事儿产生了某种浓厚的兴趣,我还是不确信自己眼前这位医生真的那么有良知么?很多医生面对患者的焦急状,会“专业”地开一些额外的药,一来显示患者没白白挂号候诊“浪费时间”,二来显示自己的负责任。所以我皱了一下眉头,佯作焦急的样子:“那我要不要吃点药或者吊点水好的快点?”我以此来试探他会不会给我开药。果然他“上当”了,他顿了一下,开始给我写病历,边写便跟我说:“如果你执意要吃点药的话,也无非是消炎药,但我不建议吃。这两种药,一个是布洛芬片,一个是普通消炎的。布洛芬片稍贵点,这个消炎药便宜点,就几块钱,但是都别多吃。如果你真要吃,一定要记住,无论管不管用,最多吃五六天,一天最多吃两次,一次最多一粒,五六天后炎症消没消你都要停药!”我点点头,然后他合上病历本,又问了我一遍:“记住了?”语气中不乏严肃但依旧平静。我点点头说:“谢谢你,我记住了!”然后他叫了下一位。

走出诊室门,其实我有点懵懵的,我很久没遇到这样的医生了,确切的说像是单身久了了,遇到坏了的路灯在你身后闪闪都感觉像是异性在冲你放电,虽然至始至终,他一直语气平静不苟言笑,但是他的善良却犹如三月的春风一样拂面而来。我记得,一年前在市口腔医院拔牙的时候,牙还没拔,医生就给我开了一堆止疼药止血药消炎药,到现在还没吃完。为了拔牙的顺利,我也没敢说个不字。同样还是拔牙,两年前,我第一次在二附院拔完牙的时候,医生嘱咐我,如果回去后创口疼就买根冰棒含嘴里,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吃消炎药。我认为这可能是我目前遇到的第二好的男医生,第一好的是我兄弟姐妹们整童年乃至少年时期的“御用医生”我的大姑夫,我印象中他给我扎的针没有疼的。

而今天遇到的这个医生是对陌生患者有医德的,是有良知的,不止是他为我节省了金钱,更是他对患者的真诚和负责。他很认真地跟我讲述着我的病情,或许他担心我会听不太懂所以他一直很深入简出地叙述着,平静的语气不会给患者带来任何的心理暗示,然后他会告诉我最简单的治疗办法,并且反复强调不建议我吃消炎药。这就是对生命的负责,有多少医生,嘴一张就是先开盒消炎药试试。消炎药不是万能的,我真不知道消炎药有什么好试的,话说回来我扔的消炎药比吃下去的要多。因为我一直不希望自己踏上消炎药的不归路,用我的健康去饲养更有“耐药性”的病毒。

Posted Under
Tagged

回到顶部
推广时间:皮皮叔叔微信号,私人号,不是公众号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