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夫妻老来伴

台湾

上半年的台湾行游记更新到士林官邸那一篇就没再续更了,但是也写了 2 万余字,并且我从照片中摘选了百余张,合在一起设计了一本大画册,准备送给爷爷。我其实很少旅行的,虽然我很喜欢旅行,但是毕竟有那么多羁绊,当然主要是口袋一直不宽裕。这一次的旅行中发生了很多事情,想来都蛮有意思的。

这两口子十分有意思。大叔1米7多,50来岁。发胖后的国字脸,棱角分明,头发总是梳得一丝不乱,浓眉大眼,脸上有岁月不紧不慢走过的痕迹——干净、淡然;一身整洁的西装衬衫配西裤,擦得干净的皮鞋。大妈染了栗色的头发微微卷,扎了一个简单的马尾辫落在脑后,常穿碎花的衣服。

俩人在外面要么手挽着手,要么大妈挽着大叔的胳膊。大叔空出来的手拿着一把长柄伞——足够两个人风雨无虞;大妈空出来的手则端着自拍杆,胳膊上搭着外套。两个人就边走边拍,一会儿你给我拍一张,一会儿我给你拍一张,一会儿举着自拍杆合照一张。大叔总是面无表情,倒是大妈的眼角流出幸福的眼角纹。

在野柳的一处大石头面前,背靠着大海,我在“偷拍”他们,忽然大妈叫我:“小伙子,小伙子,来给俺们两口拍一张。”我举着他们的手机,半蹲下腰,大叔一手拄着雨伞,直板板得站在略微倾斜的砂岩地上,大妈抱着大叔的胳膊,头微微靠向大叔,一脸淡淡的笑容。

返程的时候,在台中清泉岗机场,大家陆续推着小行李车子进了候机厅。突然人群中传来了哭声,循声看去大妈哭得跟小孩子一样,大叔在旁边很着急。后来才知道,前一天买的钻戒的钻石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搬东西时刮掉了。

后来经过阿纬和珠宝商的沟通,对方答应戒指先由阿纬带回,等重新镶嵌了钻石,邮寄给敏姐,敏姐再转给大叔大妈。

事情虽然很妥善的解决了,大妈还是把头埋在大叔怀里继续嘤嘤地哭泣。

少年夫妻老来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