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鹿港天后宫

鹿港 天后宫 顶篷 banner

吃过早餐,大巴驶出楼宇林立的台中,一路向西南驶入彰化县内。直到阿纬介绍“一府二鹿三艋舺”,并且高速我们接下来去的就是这“二鹿”的所在地—— 鹿港 。此前,“鹿港小镇”只是罗大佑歌里的一个地方,没想到来台实际意义上的第一站就是 鹿港 ,多少有点惊奇的——颇有多年惦念的颜如玉突然从书中走了出来一样的感觉。大巴七拐八拐地通过一片老旧的居民区,拐进了一个“鹿港天后宫管理处”的大院子,透过车窗,我看到了整装待发的“电子花车”队伍——后来看到也正好是妈祖娘娘的“电子花车”。

管理处的大院已经停了很多辆大巴,导游简单介绍后,领着我们走向了小镇的一条老街。两长串纸糊的小灯笼挂在小砖铺就的老街上空,延伸到老街的深处,当时阳光明媚,所以小灯笼愈显鲜亮。这条街并不热闹,或许是因为白天的缘故吧。入口的地方只有零散的几个店铺开着门,路边有一两个水果摊,卖着几种台湾常见的水果,几个游客涌上前去询价和购买——都是切好装盒或者剥皮即食的。爷爷凑过去看了看,然后问我是什么,什么味道的——有些我倒是吃过,但是描述味道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于是我建议买些尝尝,爷爷就一边走一边推辞:“不买,不买。也不知道可好吃,也不知道能不能吃动。”我也就跟上去继续往老街里面走。

越往深处,店铺就越多了,大都是卖零食、特产、纪念品和一些小吃店。越往里走,店铺越多,游客也越多,就显得街道变得狭窄了,好在老街不长,很快走到了一个开阔的十字路口,之前在管理处碰到的先行的妈祖娘娘的“电子花车”就在这里暂时休息——也有可能不是休息。

我们的右前方就是“鹿港天后宫”,据导游介绍是台湾第一座妈祖庙。一座古色古香庄严肃穆的牌楼端庄的站在香火缭绕的鹿港老街的十字街头,一条条饱含祝福的宫灯连接着牌楼的檐下和天后宫的前厅。前厅就像我们见到的大多数的祠堂一样的风格,不过它的一侧摆满了各种规格的柱香,一个中年妇女为往来的香客介绍各种吉祥香。站在前厅很容易就看到了前殿,这是一幢雕梁画栋,装饰着龙飞凤舞图案和雕刻的宫殿。我们沿着前厅右侧的廊檐往前殿去,一路上看到了几处“点香处”,还有天井里两张又宽又长的朱红木桌,两侧摆满各式鲜花(或者是塑料花),有一张桌上也摆满了吉祥香,一个老道尼帮香客挑选香,而另一张竟然空空如也。

透过前殿的侧门,我看到一个个香客在妈祖面前虔诚地合十、下跪,诉说自己的心远,恭敬地把香插在堆满香灰的香炉里。我认为对宗教信仰的这份笃定也是跨越国界、跨越种族的,这份笃定所释放出来的力量是同样感染人的。我想起几年前的一个圣诞夜,差不多十点多的样子,我独自在大学的校园里瞎逛,忽然一个女生从黑暗处窜出来吓我一跳,她首先对我表示抱歉,然后递给我一张印刷很低廉的小单页,跟我讲信奉基督的好处。我饶有兴致地听了一点,并且把单页小心翼翼的折叠好塞进我的上衣口袋——当然后来扔了,只是那一刻她的虔诚和信仰感动了我,我觉得是值得尊重的,所以我不会像对待其他小广告一样左手接右手扔掉。

穿过前殿的侧门,我们进入了后殿。后殿风格与前殿无异,耳房摆满了各种法具。我扶着爷爷拾阶上了二楼,往狭促的院中间看,最前方是一个朱漆围栏围住的小池子,池里的水还算清凉,一尊栩栩如生的龙似破水而出,昂首张开龙嘴直指苍穹。因为空间狭小很快我们就逛完下了楼,到庭院中间我才近处打量到这个池子原来是个许愿池,龙嘴里已经丢满了硬币,水里更是数不胜数。水池里还有寿龟等雕塑,也有几只碗口大的龟在假山石中爬来爬去。

留完照后,我们沿着另一边廊檐鱼贯而出。在牌楼边的小吃店门口,发生了颇为尴尬的一幕。这个小吃店为了招揽生意,所以就临街搭的帐篷做饭,几个老年人很好奇地在小吃店前眯着眼佝着腰看厨子在油腻的铁板上煎着什么,相互高声地讨论是什么——我没有“地域黑”,我们北方人说话嗓门大,加之老年人听力都不好,所以他们也不清楚自己的声音到底有多大。我看到幌子上写的是“蚵仔煎”,虽然我也不清楚是什么,我猜大概就是前些年台湾偶像剧里出镜率很高的“偶啊煎”。他们没讨论出所以然来,转身问我,我半模糊地给他们介绍:“蚵仔煎,‘偶啊煎’吧,淀粉糊、牡蛎还有鸡蛋在一起煎的。”

有个老爷爷问我:“牡蛎是啥?”

我也不清楚该怎么解释,就说:“海贝吧,就当是海贝差不多。”

“哟,那一点东西还放那么多生菜在上面,这要多少钱呢?”

“ 50 台币,上面写的,合 10 块钱吧。”

“那这啥东西要这么贵,白给我都不吃,也不好吃啊!”

我尝试支他们离开,因为毕竟站在人家店门口略显尴尬,而我又不能明说,试了打几次岔没凑效,就一边掏出背包里的矿泉水,一边拉着爷爷离开,然后其他几位老人家也跟着散开了。

在快走出老街的时候,路过之前遇到的那个水果摊,爷爷在路这边始终侧着头向那边看去,我说:“我买盒水果去。”爷爷一边说不吃,一边跟了过来。我给他介绍了几种水果,他对枇杷很感兴趣。我就买了一把枇杷(约 20 颗吧)一颗释迦,老板娘送了一颗莲雾。总共才花了 200 台币,爷爷一边剥着枇杷,一边说:“这个好吃,不贵,不贵,多尝尝鲜。”后来爷爷又尝了尝释迦,我从释迦的果蒂处揭开了一个小口,让他用小勺舀着吃,他吃了几口说不好吃,太麻烦——因为籽太多,后来这颗释迦是被我吃完的,我们都觉得还是枇杷更好吃点。

鹿港 天后宫 顶篷

鹿港 天后宫的灯笼们

鹿港 天后宫前

关于《爷爷,在台湾》系列正在更新中:请点此处

Posted Under
Tagged

回到顶部
推广时间:皮皮叔叔微信号,私人号,不是公众号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