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遥祝张大帅

张锦航
男儿穿军装,为梦赴远疆;
此去多两载,愿君多安康。
他日返乡时,荣花配胸膛;
四人再相聚,把酒共庭堂。

? ?? ——深夜起床,思谨航兄弟,赋诗寄托

今天合肥站往外发的车次中,或许至少有一辆载着新兵赶往乌鲁木齐服役,这其中便有张谨航。张谨航和沈佳斐同级,都是小我一届,小我一岁。我记不清初见他们的样子了,或许是在学生会办公室吧。大二的时候,偶然的机会得到了宣传部的副职,结识了一帮踏实质朴的学弟学妹。

此前,我问过张谨航毕业后什么打算,他说过继续画画,或者带培训班,又或者读研……反正说了很多,就像大部分毕业班的孩子们一样茫然的不知道自己要干嘛。只是过了一年多,他没有坚持上述任何“理想”,毅然穿上了绿军装,这是我始料未及的。走前,他来我这坐了两次,喝了一点酒,但聊了很多话。关于从军,他是这样讲的:……这就是心里的一个梦想,久久挥之不去,甚至前段时间做梦都梦见自己穿上了军装,当了兵也就没有遗憾了……

很高兴他如愿了,他发了一张以前他学弟入伍时,他穿他学弟的军装的照片,我们觉得很帅气,所以“老张”这个名字就变成了“张大帅”,一来形容他着军装的英气,二来希望他能在自己的梦想上有所发展,能够出将入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