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先生与短发小姐(一)

短发小姐 对眼镜先生说:“我第一次靠近你的时候,就是面对面站在学院门口的阶梯上的时候,我当时震惊了!你的牙齿稀得都能再塞一颗牙了!”说完格格得笑起来。

眼镜先生说:“小时候,我们村有一句顺口溜,就叫‘小稀牙,喝米茶’。”

然后,两个人都笑得前仰后合。

说这话的时候,短发小姐和眼镜先生已经在一起半年多了。半年前,眼镜先生可能从没想到自己又回到了读大学的 H 城,短发小姐估计也没想到自己会跟眼镜先生挤在一个破出租屋里每天炖着冰糖雪梨,听着寒风从窗缝挤进来的呜呜声——天实在太冷了,不然寒风怎么也会到屋里来取暖?

眼镜先生老家在农村,从乡下一步步到小县城到大城市,当然都是因为上学才走出来的,路是自己走的——但是父母铺的,如果十几年前,在一个不富裕的小地方,孩子读完小学或者中学,辍学外出打工,是不会遭到任何非议的。眼镜先生的父亲自己说自己以前成绩如何如何好,在初二的时候课本都拿回来了,可是因为调皮捣蛋,眼镜先生的祖父还是硬生生得责令他退学——不过还算好,给他“买”了一份工作,只不过赶上那些年国企纷纷衰退,很快他就背井离乡南下谋生去了。或许有部分这个原因吧,眼镜先生的父亲从来不会说让自己的孩子不读书,凭你本事,你能读到什么时候都到什么时候。

很“不争气”的是眼镜先生读到了省内的一所重点高校,全家人都很高兴。

大一结束的那年夏天,眼镜先生与一个私企老板口头“签下”了协议:毕业后,眼镜先生来就职。全家人也很高兴,毕竟在世俗的眼里,跟着这样一个拥有万贯家财,捐了6所希望小学,社会上又八面玲珑的老板“混”,也还算不错的。

日子就这样过着,等到大二结束的时候,眼镜先生已经成为学生会的中坚人物——说来也尴尬,眼镜先生是半路出家进的学生会,因为写得一手好通讯稿被团委直接招到宣传部当了副部长。团委书记不吝赞美地当着他面说:“真是给咱们院的新闻稿带来了不一样的风采,提高了一个水平!”眼镜先生尴尬地笑笑不说话,内心在想我就是依葫芦画瓢而已。从那以后,渐渐地眼镜先生承包了新闻、海报、通知文稿等杂七杂八的工作,他们小团队五六个人每周都乐此不疲地忙活着。

转眼大三开学要迎新了,眼镜先生和其他学生会的同志们一起努力地筹划迎新。他挎着相机跑来跑去,趁空的时候帮着新生一趟趟拖行李。后来一段时间开展着各项迎新活动,眼镜先生也都是一样挎着相机拍拍照片,几个人整理整理稿件。他不记得那些日子有没有拍到过短发小姐,只是后来短发小姐说:“那时候学生会招新宣讲,你挎着相机穿着白色的帽衫,推门而进,还有那非主流的长头发像是一个帽子一样戴在头上,颇有XX的感觉。”XX是短发小姐常提及的高中时期喜欢的歌手之一。不过那时候,短发小姐还不是短发小姐,而是一头长发。

又过了些日子,学校的迎新晚会在体育馆举行。华灯初上,体育馆外闹哄哄的排着来自各个院系的好多队伍。短发小姐和室友们也在闹哄哄的队伍中,豆子小姐问短发小姐喜欢的人在不在这里?短发小姐看了看,指了指队伍最前面站在台阶上挥旗的眼镜先生:“呶,就是那个!”一伙人惊呆了:“你开玩笑呢?看到哪指哪。”眼镜先生继续傻呵呵地挥着旗帜。

这些眼镜先生当时都不知道,只是后来听说的而已。再后来,大家都知道,有个小学妹喜欢眼镜先生。可是眼镜先生有女朋友,所以,再后来就没人再说这件事儿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