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先生与短发小姐(三)

女朋友接到眼镜先生的分手信后,连夜匆匆赶到眼镜先生的城市。虽然他已经尽量把分手信写得详细和冷漠了,并且告诉她别来找他,可是是谁可能都会想亲耳听到对方说分手才会真的下了死心吧。

俩人见面后,面对胡子拉碴满眼血丝的眼镜先生,女朋友很平静地问他:“都是信里面讲的那样?”

眼镜先生本来人就瘦,这下显得沧桑许多:“嗯。”

“好,那我同意分手。”

顿了顿,她又讲到:“这下你就没有压力了,照顾好自己,放心吧,我不会有事儿。”

眼镜先生买了她回程的火车票,两个人分别的时候说了一些祝福的话,甚至她回到她的城市给他发了一条消息:“我已安全到家。”

就这样,眼镜先生正式成为了一名单身汉,和短发小姐的联系倒越来越多。眼镜先生掰着手指头算还有几个月离校,短发小姐掰着手指头算眼镜先生还有几个月离校。因为眼镜先生不需要找工作了,所以整个大四下学期倒也清闲,设计专业的毕业主要看毕业设计,眼镜先生写了几个网页,然后装饰装饰,又抽了几个晚上连夜就把毕业论文写完了。眼镜先生有不少的时间陪着短发小姐看看电影,吃吃饭,逛逛校园。每天傍晚还帮着短发小姐打热水,最多的时候能一次提四瓶水,短发小姐就跟在旁边哈哈笑。

终于短发小姐开口了:“你都快毕业了,咱们还不能在一起么?”

“不能,等等吧。”

他也不知道他要等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毕业要离开这座城市,而短发小姐家人又希望短发小姐毕业后能回到家人的身边。

短发小姐的寝室楼是对称的男女楼,A 栋是女寝,B 栋是男寝,二楼有个连接的通道,本来是供开展学生活动留的集体空间。这栋楼眼镜先生住过两年,因为他入校的时候本级的寝室楼不够住,就和另外几个同学被分配到这边跟学长一起住了两年,所以他跟值班的几个大叔大妈还有些熟。辗转更替,学长们毕业了,眼镜先生也先后又换了两次寝室楼,这里又搬进来的新生也都上二年级了。

有一天,眼镜先生提水到短发小姐的寝室门前,恰巧碰到短发小姐的同学路过:“你男朋友啊?”

“嗯啊,你好!”眼镜先生很干脆地回答道。

“哎哎,学长好!”

后来短发小姐跟眼镜先生说,当时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从那以后,俩人自然而然很正常地出现在校园里了。只是眼镜先生还是学长,因为毕竟是大四末了,除了很少见面的研究生们,“大四狗”已经都很旁若无人目空一切地穿梭在校园里。倒是短发小姐变“老”了,因为有些即使比自己大的大三学长也要跟着叫“嫂子”或者“姐”了。

刚入夏的时候,校园外的水果铺都已经上了西瓜,被老板们切得菲薄菲薄的西瓜一片片地摆在店铺外的摊子上,彰显着老板非凡的刀工。眼镜先生和短发小姐吃过晚饭后,买了一片西瓜一片菠萝到校园的操场边消食去了。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虽然上了路灯,但是操场也是昏暗不清的,就这样还是阻挡不了一些人来打球或者踢球,当然还有一些夜跑的。

短发小姐一边吃着西瓜,一边问道:“你能不能不去外地?”

“那我干嘛?”

“你可以试试在这里找个工作,或者考个公务员啊。”

“可是我已经答应人家,毕业去工作了,而且这几年暑假都是在那呆着。”

“但是我感觉那边没啥前途。”

短发小姐继续说着:“其实,我爸妈特别希望我找一个公务员。”

眼镜先生没说话,看了看被浮云模糊了的星空。

“你就不能为我考虑考虑?”

眼镜先生还是没说话,星星更模糊了。

“你说话啊!”

“说什么?”眼镜先生终于不再数星星了。

“留下来!”

“好吧。”

“嘻嘻,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