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先生与短发小姐(五)

眼镜先生穿上了工装,开始跟着老板“混”。眼镜先生在这里很普通,又很特殊。普通的是大家都一样是个小员工,特殊的是他是一个多才多艺的“知识分子”。后厨餐盘彩绘,他能画;前厅的装潢布局,他也能谈谈;来了贵客,他能接待一下;路过的甲乙丙,他也能攀谈一番;车棚人手不够,他会跑出来帮着擦擦车;老板的座上宾来舞文弄墨,他也能在旁边站着帮着伺候笔墨。后厨经常会把客人带来的多余的海鲜或者肉“结余”下来,过几天就凑够一顿开小灶了,然后再从前台偷几杯客人封存的大坛酒,就可以开一小桌了。眼镜先生也能陪着他们喝几杯,大家也都很开心。

后来有一天,出纳兴高采烈地问眼镜先生:“最近公司微信都是你更新的吧?我们一眼就看出来了!连不看微信的大厨都说好!”

再后来,眼镜先生把修图和视频软件拿来扩展公司的微信宣传手段,又是一阵叫好。

直到有一天,老板让眼镜先生借题编个段子,眼镜先生一会儿功夫编了六七条发给他选,他高兴得说:“你比以前那几个加一起都强,这才是大学生!”开早会又是各种夸赞,眼镜先生站在旁边很尴尬。

尴尬归尴尬,眼镜先生还是很开心,毕竟人都是虚荣的,还有什么比虚荣心得到满足更能让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感到开心呢?

南方的夏天真是太热了,慢慢地,除了在前厅或者接待一些客人的时候,眼镜先生会穿着工装和一双休闲鞋,其他的时候多半都是穿着大背心儿,踢着拖鞋,也没人管他。

短发小姐呢?短发小姐自然在家里抱着西瓜吹着空调消暑,每天晚上等眼镜先生的电话。

“七夕了,你有没有想要的礼物?”

“那我要个戒指。”

“可是,我没那么多钱哎。”

“没事儿的,随便送个意思意思就行。”

于是,有天趁着午休时间,眼镜先生揣着仅剩的一千多块钱,坐公交跑了大半个小时到了一个金店,他还是第一次买首饰,所以很尴尬地跟店员讲了大概的情况:“我就这些钱了,你看看帮我挑个最合适的。”

店员也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微微一笑:“好的,了解,了解,异地恋挺不容易的,我来帮您推荐几款,您挑挑看看。”

于是他带着眼镜先生看了几款,分别讲了设计寓意,眼镜先生最终看中了名为“呵护”的那款,小伙子戴上白手套,小心翼翼地取出戒指放到眼镜先生面前,眼镜先生左看看右看看,尴尬地笑了:“呵呵,我也不懂。”

小伙子说:“噢,没事儿的,我们都是足量的,全国联保质量保证,您只管挑样式,其他的交给我们。”

最终,眼镜先生带着包装好的“呵护”回公司了,用几张报纸裹好,叫了 EMS ,就把这件礼物寄往短发小姐的城市去了。

短发小姐还是经常会问到那个问题:“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哎,现在刚开始,还不知道什么情况。”

“你是不是不打算回来了?”

“没啊,我就是看看情况,这边如果还行就暂时呆着……”

“那你就是不打算回来了!”

眼镜先生也不知道,他动摇了,因为他在这里快一个月了,好像还不错,大家都挺喜欢他。可是他自己却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杂工一样,什么都干,什么又都不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他也不知道。

“我想你了,”短发小姐在电话里说,“我想去看你。”

“好啊,我给你买票。”

眼镜先生给短发小姐订了一张月末的机票——从那座城市到这座城市跨着半个中国,火车需要差不多20个小时,而且每次都是挤满了人,这也是中国最忙碌的线路之一了。

眼镜先生和短发小姐又吵了一架,两个人不悦地挂了电话。眼镜先生就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不能在这边呆一段时间?短发小姐也想不通:既然你有意要回来,那早回来晚回来都是回来,干嘛要多呆这半年?

眼镜先生一夜没睡好。

短发小姐一夜没睡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