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先生与短发小姐(六)

眼镜先生又开始很少穿背心了,因为要赶一些广告单页之类的,恰巧前厅挨着门空了个位子,他就搬过去蹭空调了,经常有客人走动,穿着背心不像样子。

眼镜先生前几天和短发小姐吵个不欢而散,一夜没睡好,这两天精气神一直不太好。这天大家都去食堂吃饭去了,他一个人在前厅玩手机,余光瞥到一个人影进来,但是他头也没抬,以为应该是哪个吃饭快的回来了吧。可是这个人影在自己桌旁停下来了,并且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眼镜先生懒懒地抬起头,怔住了。

“这么认真干啥呢!”

“你不是过几天才来么?”

“改签了!提前来了!不行啊!”

恰巧先前老板给供养的一个书法师傅在附近小区租了套房子,房子还有个把月的时间就到期了,老先生前些日子回老家去了,所以就让他们住在那里。

那晚夜过三更万籁俱寂,眼镜先生忽然被旁边的短发小姐的哭声吵醒:“你别离开我!别离开我!”眼镜先生转身抱着短发小姐的时候,短发小姐已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迷糊间还在反复念叨着那句话,你别离开我,过了好久终于稳定了情绪。

吃过了,玩儿过了,逛过了。在珠江上的游船船头,风凌乱了短发小姐的头发,短发小姐看着霓虹闪烁的“小蛮腰”,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回去吧,你在这是不会有前途的。你自己也知道自己在这混日子,你就是不愿走,不知道走出去下一步该干嘛。”

眼镜先生沉默地看着远方的水面。

“你知道么?我来的那天,看到你,我很吃惊,才一个月你就变了模样,目光呆滞没有精神,和那些厂房里的工人没什么区别。”

眼镜先生继续沉默地看着远方。

“你看看你现在的工作,没有目标没有定位,哪里都有你,什么你都能干,可是你的本职工作呢?你有职务么?你算什么?洗车工?前台?秘书?设计?你的老板也并没有给你明确的定位。”

眼镜先生忽然明白“是哪里不对劲”了,对,一个确定的角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