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先生与短发小姐(九)

在小旅馆住了几天,眼镜先生开始不舒服了。因为空间狭小,又没有足够的通风口,虽然洗手间的排气扇成天的转着,但是屋里还是阴暗潮湿,还有一股股隐隐约约的霉味。眼镜先生想起了之前住在门房的那段日子。

短发小姐倒是不嫌弃这里,情愿跟眼镜先生挤在这里。她说她除了排练教室,哪也不想去,哪也不想呆;除了眼镜先生,谁也不想见,谁也不想说话。于是,经常眼镜先生一大早提着水杯,从楼下买根油条。如果运气好,刚好遇到公交过来,也就需要十来分钟就到离公司最近的那个站台了,只是还需要走一段路。就这样,眼镜先生一走一个白天,短发小姐就在房间里一个人默默地等他下班,然后在附近吃吃饭,逛逛夜市。

“你每天吃早饭么?”

“吃啊,我买油条带着路上吃。”

“你为什么不给我买早饭呢?”

“我不顺路啊,我买了还得跑上来跑下去的,太麻烦了。”

第二天早上,短发小姐迷迷糊糊地看着眼镜先生提着稀饭、包子放在床头柜上,撇撇嘴:“你别买啊。”

眼镜先生月初1号上班,公司月中发工资,于是眼镜先生领到第一份工资的时候是上班后的40多天。这期间,他和他的好朋友瘦猴先生一起寻了一个出租间。瘦猴先生绝对是眼镜先生朋友中第一梯队的,俩人虽然只是认识了四年,但是情谊却似几十年的老朋友。瘦猴先生从大一的时候就开始在画室代课,一步步走来,现在已经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具有丰富经验的艺考培训老师,相对来讲手头也宽裕不少,眼镜先生很多口袋紧张的时候,瘦猴先生都毫不含糊地出手相助。

瘦猴先生曾对眼镜先生说:“四年,我只佩服你。”

眼镜先生曾经在毕业聚餐喝得酩酊大醉的时候执着地外出找瘦猴先生,然后被大家笑话了一通。

这个出租间在某个小区的临街的某栋9楼,正常的三室一厅的房子被房东光头先生用石膏板隔成了6间大小不一的房间。眼镜先生和瘦猴先生来看房间的时候,只剩下一间很特殊的。这间房间在进门的左手边,能看出来这是原来的客厅,所以面积也不小,里面摆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靠右边墙有一个洗菜池和木板搭起的简易案板,洗菜池上的水龙头还能出水。往里走到了阳台再往左拐,推开门还一个小“房间”——可以算是阳台,也可以算是储物间。这个小房间面积比先前旅馆的房间还大了一些,并且也配了桌子和床,另外还一个小衣柜。所以这个格局一下子变成了一室一厅了。580块一个月,不包水电,价钱还算公道——另一间10几个平方的小单间还要450块呐,所以很快就签了合同,眼镜先生从父亲那要了些钱来交房租和做生活开支。

毕竟这里有人住过,所以必要的收拾和清理之后,眼镜先生用了两个下班的时间从旅馆把大件行李搬了进来。趁着周末,短发小姐和眼镜先生一起把零碎带了过来。一路上短发小姐很开心,终于搬离了那个阴暗潮湿的小旅馆了。俩人商量了一下一致认为住在阳台那个内间最好,毕竟有大窗户,采光好,通风好;客厅这个位置今后算外间了,因为可以做饭,可以当成客厅。商议完毕,两个人开始规制物品。俩人又把外间的写字桌搬到内间,这样虽然让内间显得很局促,但是眼镜先生有了电脑桌,短发小姐有了梳妆台。关上门,拉上印了喜鹊登枝的玫红色廉价窗帘,这里就变成了一个温馨的小屋,两个人都美滋滋的。

很快,眼镜先生置办了锅碗瓢盆,又从黑蛋哥那里取了一只多余的电饭煲和炒锅,这下这个屋子更热闹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