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办了个新手机号,“二手”的

手机号

前些日子,搬了新住处,终于接了人生中的第一条宽带——大学宿舍那条“小水管”跟宽带这个词是没有任何关系的,顺便换掉了用了五年多的 手机号 。那个手机号是我来 H 城读大学时办的,因为尾号 ****6667 还比较易记,用久了很多“社交关系”都在里面,所以一拖再拖忍着 2G 龟速网络都没狠心换,但是,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忽然开了窍颇有一种“抛弃世俗”的洒脱,就这样我有了一张新的手机号。

微信上给联系人们群发了一条“换号通知”,然后朋友圈再发一遍,该换绑换绑,该注销注销,从此享受着畅快的 4G 网络,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迎面扑来。可是好景不长,确切的说是两天,这个“新号码”开始给我带来了一些烦恼。

第二天下班在客厅“乘凉”(那时候房东答应的空调还没装上,夏天的晚上只有在客厅享受“穿堂风”带来的凉爽),忽然 QQ 一个新加好友信息“熊总?”,看头像是一个猥琐男青年,我就没理他。继续看电视(硬盘插电视机),忽然一个陌生号码打过来了,我看了一下,想想这么晚应该也不会是骚扰电话,就接了,然后就听到一个操着南方口音的年轻男子说:“喂,熊总,是您么?”

我想起来刚才的“猥琐头像”了,就说:“不是的,刚办的号,不是你要找的人。”

然后那边就很抱歉地说:“哦哦,不好意思哈。”

第二天上午,一个归属地是江西的座机号码打过来了,其实我是一般不会接座机和 171 / 170 号码的,因为大部分都是骚扰电话或者诈骗电话,但是我还是接了,因为我想知道为什么不是 H 城的,而是来自那么远的“骚扰”。

电话接通后:“您好,我们在南昌 XX 广场有高端商铺,您考虑一下么?”

“不考虑。”

“哦,为什么呢?”

“太远了。”

“不远的,地段也很好。”

“我在 H 城,您觉得远不远?”

“什么?您什么意思?”

“这是我新办的号,原来机主是你那边的,你的信息旧了。”

“哦哦,不好意思。”

类似这样的,我后来也接过几次,大都是因为我无聊。隔了两日一条航班短信发过来了,我终于知道原机主的姓名了—— 熊X文 ,当然,后来又收到过几次航班或者出行的短信。

渐渐地,H城的骚扰电话也多了起来,心中也不得不佩服这信息转卖之快。我也只是办了宽带留了号码,进行了两三次网购,然后房屋中介、保险、商铺、 4S 店等电话轮番上阵,当然我就恰巧没事儿的时候接一下,跟人扯两句,或者提醒他打错电话了。有天周末,我在房间闲散,一个江西的手机号码打过来,我看了看就接了。

“你啥时候回来?”电话里是一个妇女的声音,“背景”还有小孩哇哇的哭声。

我怔了一下,暗忖道:“这是抛妻弃子么?”就在我思量的时候,电话里又是一句:“你死哪去了!”

我保持淡定:“别激动,我不是 熊X文 。”

“你不是老熊?你怎么会不是老熊?”

“我真不是他。”

“怎么可能?你骗我吧?你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叫熊X文?”

“这样的,这手机号我新办没多久,之前机主就是江西的,因为我接到不少那边的电话了,所以……”

“真的?那你不认识他?”

“我不认识他,我在 H 城,H 城在 A 省,你知道吧?”

“哦,那不好意思,没想到他竟然换号了。”电话里有一丝失落,有一丝无奈,更重要的是那孩子还继续大哭,听得出那是一个小娃娃。

当然,也有一部分骚扰电话“目标很明确”,比如直接就问:“您北城 XX 花园 房子考虑出售或者出租么?”北城就是H城的北城,这我是知道的。还有就是:“我是 XX4S 店的 XX ,您的 XX 驾驶体验舒服么?”,要么就是:“我是 XX保险 XX ,您的 XX保单 是否要续呢?”

有一天某H城的手机号打来,临近下班我也没多少事情,就顺手接了:“喂。”

“哎哎,您好,您北城 XX花园 房子考虑出售或者出租么?”

“你是?”

“我是 XX房产 的,您在北城 XX花园 有一套房子对吧?”

以前我都是讲是老机主的,忽然我想整蛊一下,就抑住笑:“哦,对啊,怎么了?”

“是毛坯对吧?您考虑出租或者出售么?”

我不由得惊叹,太厉害了,连人家房子毛坯都知道,我还是不动声色地问:“那,大概是个什么价呢?”

忽然那头不说话了,但是听得出他跟另一个人窃窃私语,我稍等一会,他还是没说话,我就挂了。紧接着,他又打过来了,因为手机还在手上,我就接了,可是依旧没有说话,我就开了免提放桌上。过了半分钟他就挂断了,然后又拨过来,我接了之后,那边连忙说:“哎呀,太不好意思了,这边信号不好,您刚才讲您考虑出租是吧?”

“对,什么价格?”

“那要看您准备怎么出手,价格绝对公道,我们都是专业的。”

“好吧,我实话跟你讲吧,那房子不是我的,哈哈。”

“嗯?!什么意思?”

“那房子是前机主的,我已经接过你们同行好多电话了。”

“哦哦,这样啊,太不好意思了,哈哈。”听得出应该也是跟我年龄差不多的小伙子。

“哎,我有个事儿想请教你。”

“您说。”

“我这个信息啊,你们都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啊,”他笑起来了,“当然都是我们买的啊,哈哈,不然哪有?”

“都是哪买的呢?”

“物业,装修的,宽带,快递,”他顿了顿,“还有办手机卡的,都有,多种渠道的。”

“哦。”我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句。

“其实,你也知道这些信息很容易买到的,我们自己的信息也会被卖出去。一般物业那边和快递只要你留了电话,就会很快被卖掉的,很快的。”然后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原来是这个样子啊。”

“嗯对啊,不好意思啦,打扰您了。”

和这么一个爽快的小伙子聊完之后,我突然觉得熊X文是上上个机主了。

结语

其实在2010-2012年,那时候移动互联网浪潮还没有现在这么“猖獗”,但是一来我图方便,二来也没有那么强的隐私意识,所以几乎各大平台,各种“云”我都留下了自己的“痕迹”,包括注册手机号、邮箱、社交信息等等,我想很多人和我一样。后来很快移动互联网热潮来袭,而且很多 APP 都“毛手毛脚”的,好像你开发一款 APP 不攫取点用户隐私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搞开发的,而且现在有些国际大厂仗着自己的优势,你不给他通讯录、通话等敏感权限,它还不给你正常运行,吃相不可谓不丑陋,对,我说的就是支付婊和不在座的所有阿里系“残品”。

时至如今已经没办法把泄露出去的个人隐私收回来了,所以我只能通过一个个去解绑不必要留下手机号、QQ号、邮箱等信息的平台,遇到新软件注册必要手机号的,如果能不用这个软件就不用了——明着都这吃相,暗地里说不定要吃翔呢。不过,即使这样也没办法管住淘宝卖家、快递员、物业等等干倒卖用户信息的恶心勾当,而且据说售价极低。像前段时间爆出的 50 块钱能买“洪荒少女”傅园慧的身份证信息,还能附带把胡歌的给你,再加 50 块连 TFBoys 里王俊凯的一起给你打包了(就是 100 块钱你就知道了傅爷、胡歌和王俊凯的身份证信息了 (⊙ˍ⊙) ),这些大角儿大腕儿们都这么便宜,我等 P 民还不是 50 块钱一沓一沓的……

这真是一个被强奸还没办法反抗的互联网时代啊 o(* ̄▽ ̄*)ブ

Posted Under
Tagged

回到顶部
推广时间:皮皮叔叔微信号,私人号,不是公众号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