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槐花

庐州杂记一: 槐花摇

前几日下楼买菜,见两三阿姨在折路边的槐花儿。不知道她们要做什么,或许是用来吃的吧—— 蒸槐花 是我们家乡的一道菜,或者说是一种饭。 想来这四五月间,老家也应该是绿树成荫,花香四溢了吧。老家其实很难看见大片的花,谁家厅前屋后都会种一棵或者几棵桃树梨树这些常见的果树,所以入 春后将 会看到梨树桃树等相继开花,只是在乡下作两三点缀,并不会出现“千树万树”“万紫千红”的景象。在老家,花儿能开出像“海 Continue reading

书籍装帧

【飞机稿】《图兰朵》书籍装帧

我以前没怎么接触过“露背书”,或许见过但是忘了,去年底看到《漫游:建筑体验与文学想象》这本书的时候,翻在手里感觉很舒服,因为露背书的书脊是没有被“禁锢”,所以很容易摊开在桌面或者腿上,不像胶装过的书要点力压住书边。所以我尝试了一下这种“简单粗犷”的方法。但是出版社的编辑们不喜欢,

Continue reading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离春节还有十天吧? (一) 前几日,陈大妈从外地回来,将短日逗留再和父母去云南过年,大卫王也从淮南过来。昨日一下班我便马不停蹄,跨越半个拥挤的合肥去成哥处与他们小聚。一进门就看到大家挤在一个屋里热热闹闹地聊天,一地的糖果皮和瓜子壳,当然浩子在旁边无比专注地LOL。

Continue reading
girl

一只香瓜

那时,我还在广州,暑假里,我每天的工作其实很无聊和琐碎的。李经理的女儿才大概四五岁的样子,还在上幼儿园。因为暑假的原因,她经常被她妈妈,也就是李经理带到俱乐部。这个小姑娘很活泼伶俐,长得也讨人喜欢,所以俱乐部的小伙子大姑娘的,自然都在闲暇的时候陪她玩耍,我也在其中,但是因为我的闲时间可能多点,加上吃住都在俱乐部,所以有更多的时间陪她玩儿,她也慢慢地有点粘我。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