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爷

台湾

上半年的台湾行游记更新到士林官邸那一篇就没再续更了,但是也写了 2 万余字,并且我从照片中摘选了百余张,合在一起设计了一本大画册,准备送给爷爷。我其实很少旅行的,虽然我很喜欢旅行,但是毕竟有那么多羁绊,当然主要是口袋一直不宽裕。这一次的旅行中发生了很多事情,想来都蛮有意思的。

刀爷 年龄不大,大概50岁左右吧,这次是和夫人一起出来的。刀爷谢顶,漫长脸,肤色较深,眉毛浅,微上扬,眼珠褐色,高鼻子,厚嘴唇,很少笑,大烟牙,个头倒比较高。

过二道安检前,我在他旁边的旁边,总之很近。我们都在等过安检,或者闲聊。忽然,我眼睛的余光瞥见他弯腰,然后我扭头一看他又直起腰,颇为得意得笑了。当然,结合这个诡异的笑,和落下的裤脚,我下意识感觉,他一定是藏了什么不该藏的东西,而且极有可能是小刀。

然后,身边的人就问他:“你干啥了?”

他不以为然地说:“没啥,没啥,哈哈。”

他夫人扯了扯他的胳膊肘:“没藏啥不该的东西吧?”

“没有,没有。”

他和我一道过安检,我们都脱了外套拿出手机等杂物放在篮子里,等安检棒扫描。我的屁股响了——钱包忘取出来了。他的脚下响了——几个人立即看向他:“什么东西?”

他顿时慌了神,红了脸:“没啥,没啥。”

“到底是什么?拿出来看看!”

两个穿制服的小伙子往这边走来,我们其他的人也停下来了,在玻璃门外面等候的人们也伸长了脖子往里看。

他弯下腰,从脚边取出了一把几厘米的那种小学生用的削铅笔的小刀,还是粉红色的。

我们其他人被检完就往候机大厅去了,敏姐跟着武警们和刀爷去处理这“突发案件”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