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瓢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草碧色,水绿波
南浦伤如何
人生难得是欢聚
唯有别离多

情千缕,酒一杯
声声离笛催
问君此去几时来
来时莫徘徊

韶光逝,留无计
今日却分诀
骊歌一曲送别离
相顾却依依

聚虽好,别虽悲
世事堪玩味
来日后会相予期
去去莫迟疑

小学时,语文老师把这首歌抄在黑板上,教我们唱。那时候满脑子都在幻想着长亭古道是什么样?在连天的芳草地上打个滚应该会很舒服吧,还有晚风拂堤夕阳西下,悠扬的笛声从远处飘来,应该都是很美的。感觉长大是很遥远的东西,甚至都没想过成长。至于说送别?送别是什么?因为从来没想过会到小镇外面的世界走走看看。

后来,终于还是在年少的时候走出了小镇。十多年回头看,踏出小镇的第一步就开始了人生的一场场送别,先是告别故土亲友,送别一个小时候的自己,一步一步往更远的地方走,有时候孤身一人,有时候又三五成群,一路上来来回回聚散离合。有的人还会回来,有的人永远都不会回来。一个转身,你我都不会相遇;一个转身,你我都不会再见。

离别一定要喝一场酒,只是离别的酒,我很少喝得不省人事,倒不是因为感情不深,而是因为我真的舍不得。我不愿意这最后的美好时光就全都在酒里消磨过去,最后大家倒头就睡不问世事;我希望酒喝得开心就好,更重要的是我们能聊聊天,醒来后或者多年后能想起来我们分别的那晚把酒言欢而不只是把酒,或者说回想起来只记得那晚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却都是醉话,也不免遗憾不已。

要说离别最难过的,我觉得是留下来的那个。比如我经常就扮演的是留下来的那个角色,所以我经常会成为最难过的那个——离别之后的空虚。离开的都是“狠心”的,因为他有了新的目标他才会毅然决然地离开,你是无法挽留,只能默默地送行,等他走后一个人回味这过往的点滴,一次次地触景生情,让温暖地黑夜舔舐心中的那块创口。

这样的日子不能太多,多了容易郁闷。

Posted Under
Tagged

回到顶部
推广时间:皮皮叔叔微信号,私人号,不是公众号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