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花依旧,不见蒋宋

从台北“故宫”出来,我们一路满含期待地随着大巴停在了 士林官邸 的旁边。士林官邸是蒋介石夫妇的住所,一路上听阿纬讲述蒋宋早期的爱情“坎坷”和后来的“相濡以沫”。

雨停了,路面上有些水,我们慢慢地朝着官邸大门走去。未到近前就被高大的黄椰树吸引到了,虽然早上在慈湖陵寝已经看了不少,但是在这里还是感觉很惊喜,或许是温带见不到这种修长挺拔的植物吧。不看叶子,我真的会觉得这是一株株高大的甘蔗,或者毛竹。

再往里走,我们都一排高大繁茂粗壮的乔木吸引,和园区的其他乔木一起它们搭起了一个天然的顶盖,只是这几棵树异常显眼,粗壮的树干却似没有树皮一样白晃晃的,而且看起来一层层的,似千层饼一样。大家面面相觑,走进了也没看到标牌。我们一边议论着一边从路右边的“玫瑰园”继续往前走。

宋美龄特别喜欢玫瑰花,蒋介石就在士林官邸内留了这么一片玫瑰园,据介绍有很多品种和颜色。只是不巧的很,这不是玫瑰的花期,再加上先前的大雨,这偌大的一片玫瑰园没见几朵玫瑰花,花秧也被雨水打得惹人怜爱。

继续往里走,往西有一条纵深笔直的大道(后来看地图知道是“园艺所大门”),阿纬指着高大的椰树(或许是大王椰子吧)介绍:“这里就是‘椰林大道’,椰风椰影很有味道哦,喜欢的可以拍个照片。”只是我看到这条道上到头也只有一个人在漫步,或许这样的天气拍不出好的照片吧。

接着阿纬讲:“我们都知道,蒋委员长很爱蒋宋美龄,蒋宋美龄呐,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很喜欢西式的风格,在这里呐,除了刚才的玫瑰园,这里呐。”他指了指面前大道的左右两侧的庭园,“左边是按照西式建筑来的,有喷泉。左边的呐是中式的,有凉亭。”

穿过中式庭园,往前走,来到了凯歌堂。这是一座小教堂,据介绍,蒋介石先前苦追宋美龄,宋母有一个要求就是蒋介石必须要改变自己的信仰,要信基督教,蒋介石从那之后就捧起了圣经。这里也就是他们做礼拜的地方了。至于为什么叫“凯歌”?时间追溯到抗战胜利后,中华民国首都从重庆迁回南京,为了纪念凯旋,蒋公将南京官邸的礼拜堂命名“凯歌堂”,意指“凯旋之歌”。那时的凯歌堂是在明孝陵的边上。1949年蒋介石政府播迁来台,官邸选定在此之后,叙即建造了这座凯歌堂。能受邀到这里做礼拜的也都是军政政要和一些国际贵宾,此外蒋家的第三代都在凯歌堂内受洗,蒋孝勇、蒋孝刚先生的婚礼也在这儿举行。

从凯歌堂往东隔条小路有一小片黄椰林,黄椰林倒也不稀奇了,只是在椰林和小路中间约两米宽的一片草地种了些小花小草,几只“天鹅”在花丛中嬉戏,花丛后面还立了几个空心或者实心的“心”形雕塑,当然那几只天鹅也是雕塑。顺着小路继续往前走不几步,就到了一处中式四角亭,琉璃黄瓦,雕梁画栋,朱红色的大柱子撑着飞檐。走进看檐下牌匾上书“新兰亭”,亭前石碑镌刻着《新兰亭记》。这里是“传统男人”蒋介石做寿的地方,故又名“寿亭”,如今则是兰花展览的地方,我们一听说是做寿的地方,又有兰花可欣赏,就收了伞进了亭子。

这里略显拥挤,可能也是人多兰多的原因,进门顾不得看装璜图案,就被一株株兰花吸引了。这里的兰花品种还是很丰富的,大大小小形色各异。只是被这来来往往的人群和潮湿的空气扰了该有的清雅。

从新兰亭出来右转继续往东去,在先前的黄椰林东面是一排还是两排简单的小平房?记不清了,只记得好像是灰瓦红砖墙,干净、整洁、低调,就像园区里的其他建筑一样。这里好像是管理处还是办公处?哦,忘说了,这里在日据时期是“园艺所”,所以这里的绿植品类丰富,尤其在接下来从小平房到蒋介石官邸正房之间的这段路,很多植物都是第一次见。以至于,我现在都记不起了什么。

绕过小平房,路口右转往东看,我想起一句诗“曲径通幽处”,沿着小路往前据说能到蒋介石的住处,老爷子们都很好奇,“走,看看老蒋住的咋样!”,这条路算是进园区来走的最长的路了,其实也就几分钟,隔着枝枝丫丫我们看到了一处在铁栅栏围墙里的两层小楼,蓝色的墙面,倒也有时间的沧桑,远远看去在这绿树笼罩之下显得清幽雅静。只可惜这里不是免费开放的——很难想象,这里免费开放了,那门槛估计早就被踏平了吧。

大家很懊丧地在外面端详了一会儿,一边抱怨着一边离开了这里。

左转,顺着铁栅栏的围墙往前走,看到了一个售票亭,我不记得售票亭有没有人了,只记得上面贴着宋氏三姐妹的海报,好像是演出之类的。大家驻足一会儿看看介绍,八卦一下蒋宋,就继续往大门方向去了。走着走着,我终于看到开篇提到的那一排“千层饼”一样的树的树牌了,就叫“白千层”——我还是要赞叹,它长得实在太奇怪了。

在大门和玫瑰园之间,也就是园区主体之间这段路也蛮长,靠着大门路的西侧是停车场和一些礼品、饮品店,我们没有人近前,只远远看着停车棚的位置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展览,很多人堆在那里拍照。那辆车子就是宋美龄最爱的座驾了,一辆老式的凯迪拉克——这也是停车棚目前唯一展览的车子。

一起出来的爷爷们在官邸大门前不远处的石墩上坐着等同伴,我在旁边看“许愿墙”上挂的小木牌,看着看着落起了雨,雨水一落不当紧,人很快就聚齐了,我们就快速地往先前停车的地方赶去。

在往饶河观光夜市的路上,大巴上继续播放着宋美龄的纪录片。真是越看越爱这位夫人,端庄典雅,完全符合了书中描绘的典型的东方女子的形象。先前就看到她在为了争取美国的援助时,在美国奔走,那种努力和执着,真令人动容——我想这是她对祖国的爱,也是对丈夫的爱。来台后听导游诉说蒋介石对宋美龄的各种疼爱,也是让人感叹不已——颇有一种铁骨柔情的感叹。

我不由得又想起那片玫瑰园,和中式庭园一路之隔的西式庭园,我想在一个玫瑰花开的季节能再次来台,看那满园芬芳,听那喷泉细语。

只是,不知何时能再如愿。

士林官邸 平面图


黄椰树

凯歌堂

新兰亭一角

新兰亭

兰花

兰花2

官邸正房

许愿墙

 

关于《爷爷,在台湾》系列正在更新中:请点此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