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哨笛那件小事儿

忽然,我不知道该写点什么了,而我只是清楚地记得那晚我激动不已。

偶然的机会,我听到了《 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这支曲子,进而了解到哨笛这种乐器。逛了逛知乎,很多人都说很容易上手,我就心动了,当即就在淘宝买了一支很普通的 D 调哨笛。心心念念之间,等了三天终于到手了。回到住处,迫不及待地拆开快递,一支黑色的包装简单的乐器摆在我的面前。

我擦了擦锡管,对着附赠的一张指法表依葫芦画瓢。没几下,我就慌了。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力道去吹这支乐器,正常的情况下,这支乐器该发出什么样的音色?左右手的位置该怎么放?半闭孔音是怎么一回事儿,指肚需要“半掩”到什么程度?我看了看指法表另一面的几支简单的简谱,脑袋“嗡”地一下大了。不瞒你说,我第一次接触数字简谱是在初一的时候,我们优雅端庄的音乐老师对着《 雪绒花 》教我们用简谱的方式唱一首歌,而我始终没有记住。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教我认可怕的乐谱了。

因为我怕影响别人休息,所以自己把练习的时间定到晚上 9 点半结束。第一天晚上,从7点多到结束,两个多小时,我还是一无所获。我越来越焦虑,为自己的一时头脑发热而难堪——是的,我自己都觉得难堪。

十点多蹲在厕所刷新闻,可是满脑子还是自己的尴尬事。忽然,我想我为什么不用自己的方法再试试解决一下呢?我的方法就是互联网,互联网解决了我生活中遇到的大量问题。一个人的认知总是有限的,尤其像我这样的残懒癌,更没有什么认知和知识储备了。我打开了 Google ,搜索“爱尔兰哨笛 教程”,很容易搜到了一篇教程——当然后来发现,关于哨笛的入门教程不多,这篇教程是中译字幕的瑞恩牧师的哨笛教程。虽然还蹲在厕所,我还是毫不犹豫地点开了。教程分了 10 集,每集也就几分钟。

匆匆看完第一集,我觉得瑞恩牧师真是主派来解决我尴尬的(共产党员不该在心里呼唤主,马先生原谅我一次吧。)教程很短,但是他语言风趣,内容也是深入浅出。这第一课就只讲了指法和音阶,甚至连我纠结的左右手位置的问题都顺带提到了,同时用了一首简单的儿歌《 Mary had a Little Lamb 》作为练习。

我很快从洗手间出来,因为已经 10 点多了,所以我也不能继续练习了,很舍不得地关掉了视频。好在第二天是周日,我上午做了点家务,吃过午饭后就抽出哨笛,跟着电脑上瑞恩牧师的讲解,去练习指法和那首幼稚到爆的儿歌。虽然这首儿歌就 B、 A、 G 三个音阶来回地“倒腾”,但是对于一个从心底里惧怕乐器的人来讲,真的是手忙脚乱。

我对着教程看这三个音阶的顺序——对,我看不懂乐谱,又听不懂音调音阶的,我只能用这种笨方法。好在这首儿歌很简单,我花了几分钟记了一下,然后停掉视频,默念着顺序,“一音一顿”地捋顺序。慢慢地有那么点意思了,慢慢地就流畅起来了。等 G 调吹完之后,又试了试 D 调的。

虽然一个下午都在单调地练习这首简单的儿歌,但是我倒也不觉得枯燥,只是觉得有些尴尬,因为我怕邻居们说我“傻”。到傍晚的时候,这首儿歌我已经熟记于心流畅于指下,我就点开了第二课。“温故而知新”,瑞恩牧师简单地回顾了第一节课的内容,随后教了第二首曲子,《 Dawning of the Day 》(点开链接可以看到简谱),略慢地吹完第一遍,就分解来讲了两个要点,“吐音”和高低调转折的技巧,后面又稍快地吹了两遍。

我手忙脚乱地跟着第一遍稍慢的重复重复再重复,可是除了第一句,后面的我完全看不懂,心里是越急越乱,越乱越急。我瞪大眼努力想着 A B C ,努力想听懂他吹的是哪个音,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我想着把视频下载下来,慢镜头播放。最终因为恰巧那几天我的嗅探下载器坏了,只好作罢。好在他讲解技法时提到了一句( A B A B D F E D),吃过晚饭我就反复练习这一句,因为已经练习了一下午,所以才 8 点多我就“收摊了”,因为心情好,所以决定看喜剧综艺节目《笑傲江湖》的直播。

周一上班的路上我还在想这件事儿,忽然我灵机一动——我干嘛不搜简谱?虽然我看不懂,我还是决定试试。下班后,我赶紧回到住处打开电脑,用 Google 搜索了一下关键字“ Dawning of the Day 简谱 ”,的确出了一些简谱,但都是数字简谱。这我哪里看得懂啊,不甘心的我决定继续搜,换个关键字,“ Dawning of the Day notation ”,这下好了,前列的网站打开就是字母简谱(我不确定是不是应该叫做音阶简谱)。

网站的简谱好像应该是网友上传的,因为是外文网站,所以我也没有继续探索下去,就跟着其中的一个顺眼的,“一音一顿”地学起来了。我反复比划着,在脑子里默念着接下来要抬哪些手指。但是,这份简谱跟瑞恩牧师吹的某些调子不一样,我又不清楚是哪些。直到 9 点钟,虽然我能完整地吹下来了,但是我也知道对于音准,对于某些转折,对于节奏,都差得很远。不过,我还是十分激动,那一刻,我甚至都想向全世界欢呼。以至于,我自己摆拍了几张照片,录了一段小视频,发到了社交网站上。

我乐感很不好,往往听了很多遍的歌,也记不完歌词和音调,勉强记住的几句唱跑调都浑然不知。更不用说,乐谱、音符、乐理这些在我看来像无字天书一样的东西。我只会在自己的小屋里,没人的时候,拣自己喜欢的几首歌曲,吹吹口哨自娱自乐一下。说起口哨,我很开心,这是这么多年来,唯一掌握的“乐器”,如果算是乐器的话。当然,口哨是在我小时候就会的了,我以为每个男孩子都会吹口哨。后来,慢慢长大了,身边的人告诉我五音不全,唱歌跑调,我就越来越不愿意唱歌了,更不敢碰任何乐器。在我看来,我所触碰到的每个乐器发出的每一声都是对我的嘲笑。

就让我安静地做一个听歌的人吧,我曾这么想。

这辈子,我再也不会学习任何乐器了,我曾这么想。

……

或许没有人能够了解到,这首从我口中吹出的,漏洞百出的,音色“犀利”的曲子对于我来讲是何意义,但是我自己知道。正如我对一位朋友评论到——这和音乐无关。


瑞恩牧师

瑞恩牧师

 

第 3 天:

第 4 天:

第 5 天:

Posted Under
Tagged

回到顶部
推广时间:皮皮叔叔微信号,私人号,不是公众号 ↓↓↓

2 thoughts on “关于哨笛那件小事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