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鞭炮

高粱 是我们那一种很常见的作物,但是种的不多,一般就在几分地或者几亩的大地块的路边种一小片。高粱成熟后,自然不会像《红高粱》里面那样血染黄土的样子。 我们把高粱称为“秫秫”,高粱秸秆就叫做“秫秸”,高粱红彤彤沉甸甸的大穗子后面有一根笔直细长的杆儿叫做“秫葶”,秫葶可能有六七十厘米长,成年人的小拇指那么粗,如果秫葶里瓤不那么紧实可能就有食指那么粗了。秫葶外面是一层光滑的暗米黄色的壳,里面的瓤还 Continue reading

放天灯

放天灯

我们的乡下并没特定的晒谷场,我指的是那种常年空着就留着晒东西的场地。我们不种谷不种稻,自然也不叫晒谷场,我们只叫它单字一个“场”。新收的粮食,比如小麦或者玉米就在场上晒着,等风来的时候用木锨迎风扬掉粮食中的杂物,叫做“扬场”。这个场一般就是自己家的一块地,离家近点,光照比较充足,最好要带一些树荫,毕竟炎炎夏日偶尔需要休息一下不必跑得太远。新收完粮食的田地肯定是不平整的,哪怕是整过的地也会有些 Continue reading

杀年猪

杀年猪

其实我有一个小秘密,我和我爸爸、大爸、叔叔们都是同门师兄弟,别笑,是真的,我们有共同的老师。我的小学语文老师是一位慈祥的老头,应该和我爷爷年纪差不多大吧,毕竟他的孙子是和我一个班级的。 老头儿有一天教我们学习生字——“猪”,教完后笑呵呵地说:“你们知道么?猪的全身都是宝!”说完他拿粉笔在黑板上画了一只简笔画的猪,然后指着黑板上的“猪”继续和我们说:“猪肉可以吃,除了猪肉能吃,猪毛能做刷子,你 Continue reading

封糖袋

《小时候》系列文章新年活动之《 封糖袋 》

糖(白砂糖、红糖等晶体颗粒糖)或许曾经是很紧俏的物资吧,小时候,谁家有人生病了去探病,要带两袋白糖,谁家媳妇儿添丁进口了,要带两袋红糖,逢年过节走亲访友就更不用说了,这或许是从凭票供应时代遗留下来的习惯吧。糖一定是要放在所有的礼品最上面,因为糖袋不经压很容易就破了。 糖的甜味天生带有治愈的功能,天生就象征着甜蜜和幸福。乡下谁家娶媳妇儿,迎亲的队伍总要起很早,很早很早的时候还要靠一帮男人扛着大 Continue reading

贴春联

贴春联

小学有两门作业特别有意思,一门曰“小字”,就是用钢笔在小字本上抄课文;一门曰“大字”,就是写毛笔字。大概一二年级写小字的时候还是米字格的作业本,三年级后就是用普通的格子本了,一学期好像是要抄 18 本——那时候几乎没有什么作业,但是我几乎每学期只能抄 6 本左右,老师好像从没有怪过我,大概是因为我的大字总是要写很多本吧。大字一学期写 10 本的话,我会很早就给他 20 多本。 我的大字本上都 Continue reading

小时候 -开更啦

《小时候》系列文章序言和目录

《? 小时候? 》自序 我自诩为 90 后的先锋,当然不是因为我有多辉煌灿烂的功绩或者作为,而是我出生在 1991 年——这不就是最早的一拨 90 后么?不是先锋是什么? 我有时候会自称自己是 “大山的孩子” ,当然不是因为我的老家在大山深处(我家在黄淮平原),也不是因为我有一个叫做“大山”的父亲或者母亲,而是因为我常常遗憾自己没有出生在大山深处——或许我一辈子都不会走出大山,或许我很努力之 Continue reading

乡村集市- 腊月集- 赶集

腊月集(简编版)

这一篇是《腊月集》的简编版,文字删掉了2000多字,剩余不到4000 字,读完全文约 5 分钟,本文只保留了比较有意思的情节,喜欢的朋友们如果时间充足可以直接去看看原版的。(戳这里直达《腊月集》原文) 小时候,我有一条厚实的大棉袄,大红的花布棉袄,据说是我小姑妈穿过的,不过还很新。我穿上后总要把袖口挽起来差不多10厘米的一道,手才能露出来。天寒地冻大雪如席的时候,我就裹在这条大棉袄里面,像墙 Continue reading

剃头

镇子上的老街上有个理发店,店头的招牌是橙色底黑色字的,店名字叫做“幸福发廊”,这几个字还是艺术字。小时候,看见她家的店就感觉像是港片里面的一样,更何况店里面还贴着好多张很时髦的港星的大写真呐? 我只去这家店理过一次头发,那是我已经很大了的时候,大概该有 10 岁了吧。我们村子里所有人,我指的是男女老幼所有人的理发师只有一个,除了理发还有掏耳朵、修面这些活。他中等个,国字脸,三十来岁,就在我们 Continue reading

乡村集市- 腊月集- 赶集

腊月集

这一篇是《腊月集》(简编版)的原文,文字 6000 ?多字,读完全文约 8 分钟,没时间的朋友可以看简编的。(戳这里直达《腊月集》(简编版)),还没有时间的朋友们可以随便翻翻看看我画的小漫画就行了( ̄▽ ̄)”。 小时候,我有一条厚实的大棉袄,大红的花布棉袄,据说是我小姑妈穿过的,不过还很新。我穿上后总要把袖口挽起来差不多 10 厘米的一道,手才能露出来。天寒地冻大雪如席的时候,我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