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鞭炮

高粱 是我们那一种很常见的作物,但是种的不多,一般就在几分地或者几亩的大地块的路边种一小片。高粱成熟后,自然不会像《红高粱》里面那样血染黄土的样子。

我们把高粱称为“秫秫”,高粱秸秆就叫做“秫秸”,高粱红彤彤沉甸甸的大穗子后面有一根笔直细长的杆儿叫做“秫葶”,秫葶

放天灯

放天灯

我们的乡下并没特定的晒谷场,我指的是那种常年空着就留着晒东西的场地。我们不种谷不种稻,自然也不叫晒谷场,我们只叫它单字一个“场”。新收的粮食,比如小麦或者玉米就在场上晒着,等风来的时候用木锨迎风扬掉粮食中的杂物,叫做“扬场”。这个场一般就是自己家的一块地,离家近点,光照比较充足,[……]

Categories 杂记 Tags , Leave a comment

杀年猪

杀年猪

其实我有一个小秘密,我和我爸爸、大爸、叔叔们都是同门师兄弟,别笑,是真的,我们有共同的老师。我的小学语文老师是一位慈祥的老头,应该和我爷爷年纪差不多大吧,毕竟他的孙子是和我一个班级的。

老头儿有一天教我们学习生字——“猪”,教完后笑呵呵地说:“你们知道么?猪的全身

《小时候》系列文章新年活动之《 封糖袋 》

封糖袋

糖(白砂糖、红糖等晶体颗粒糖)或许曾经是很紧俏的物资吧,小时候,谁家有人生病了去探病,要带两袋白糖,谁家媳妇儿添丁进口了,要带两袋红糖,逢年过节走亲访友就更不用说了,这或许是从凭票供应时代遗留下来的习惯吧。糖一定是要放在所有的礼品最上面,因为糖袋不经压很容易就破了。

Categories 杂记 Tags , 2 Comments

贴春联

贴春联

小学有两门作业特别有意思,一门曰“小字”,就是用钢笔在小字本上抄课文;一门曰“大字”,就是写毛笔字。大概一二年级写小字的时候还是米字格的作业本,三年级后就是用普通的格子本了,一学期好像是要抄 18 本——那时候几乎没有什么作业,但是我几乎每学期只能抄 6 本左右,老师好像从没有怪[……]

剃头

镇子上的老街上有个理发店,店头的招牌是橙色底黑色字的,店名字叫做“幸福发廊”,这几个字还是艺术字。小时候,看见她家的店就感觉像是港片里面的一样,更何况店里面还贴着好多张很时髦的港星的大写真呐?

我只去这家店理过一次头发,那是我已经很大了的时候,大概该有 10 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