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

爷爷骤然离世近一个月了,我时常想起他,还有我的姥爷和奶奶,以及现在还瘫痪在病床上的姥姥。有一天,他们都会离开我,无论如何,我都会心存感念,时常记起他们。有时候希望时光倒流,把“原本想”都实现了,但是正如世上没有后悔药一样,无论怎样“原本想”的遗憾终归是存在的……[……]

Categories 杂记 Tags ,

蜷缩

搬家后,我还是住在一个主卧。虽然主卧不是很大,但带了一个小飘窗,一直摆放着一些我的杂物,包括一书包的书,几个纸盒子和一包我大爸口中无用的“文凭”。

我时常躺在床上,看外面的这座城市:或阳光明媚或阴雨绵绵,或万家灯火或死寂一片。我孤独地在这座城市,进和退都犹豫不决。

那[……]

陪你看风景(上)

爷爷,在台湾

四月份,我陪爷爷去台湾旅游,这也是我第一次陪爷爷出这么远的门,我就念想着让这件事结束的稍微更有“意思”一点——毕竟要对得起我“天下第一做精男人”的称号 ?(p≧w≦q) ,于是我决定送他一本旅行画册,名字就叫《 爷爷,在台湾 》。

不过,转眼过了半年,游记整理到士

孤雁南飞

孤雁南飞

国庆有七天的假期,我却没有回家。第一天在 KK 家,第二天小姑妈一家、二表哥一家和我的爷爷来合肥,我陪着他们在新落成的万达茂转了转,在琴港不夜城看演出直到第三天的深夜才归。第四日一觉醒来已近中午,做了些家务,拖拖拉拉已近傍晚,于是我略做收拾出了门。走不远处,听到一声雁鸣,抬头看时[……]

Categories 杂记 Tags Leave a comment

每一个光头,都有一个故事

光头

9 月 8 日夜晚,我穿着大领口的灰色短袖,蓝白格子的大裤衩,在出租房里调暗了灯光,一遍一遍听朴树版的《送别》。当时我光着脚板在房间内走来走去,感触颇多。9 月 9 日临近下班的时间,我加入了单身行列,我在公司坐了很久,以至于最后走的时候,忘记了锁门——这是第二天我同事告诉我的。[…R

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瓢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草碧色,水绿波
南浦伤如何
人生难得是欢聚
唯有别离多

情千缕,酒一杯
声声离笛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