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乡差异

我从未在这条路上坐过时间那么长的一班车,原本三个小时的车程彼时快五个小时了还在路上晃悠。我一会儿睡醒了睁开眼看看还在路上,一会儿又睡醒了睁开眼看看还是在路上,只是每次醒来都是天色渐暗,再渐暗,直到高速路下的村庄里繁星点点,我看到的依旧是拥堵的路途

Continue reading
三颗糖

三颗糖

我还在乡村小学念书的时候,我的语文老师,一个慈祥可亲的小老头给我们讲过一个关于糖果的故事今天就拿来当引子吧: “ 在以前啊,那时候穷,食物匮乏,更别说像你们现在还有各种小玩意儿吃,那时候过年去谁家能讨到一颗糖果,都揣兜里宝贝着,忍不住了才打开舔几口再包上,一颗糖果能吃好几天。 ” 这就是我对糖果最初的记忆了。

Continue reading
1980年代的爱情

1980年代的爱情 观后感——我们永隔一江水

前些日子还在和朋友讲,我对消费“青春情感”的片子再也提不起兴趣了,后来的《栀子花开》《夏洛特烦恼》之类的我都没看。可是我还是看了《 1980年代的爱情 》这部片子,吸引我的不是那张令人遐想的肉欲的海报,也不是男女主角,而是偶然发现易中天写了影评,我就在想这部片子哪里引得易先生写了影评。

Continue reading
月亮

月亮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这是入秋以后,我读到的最美的句子。而在这个中秋前的一天晚上,我回味着这句诗的时候,月亮恰巧很随意地经过阳台,至于月光,早已被城市的霓虹稀释得不成样子了

Continue reading
蒸槐花

庐州杂记一: 槐花摇

前几日下楼买菜,见两三阿姨在折路边的槐花儿。不知道她们要做什么,或许是用来吃的吧—— 蒸槐花 是我们家乡的一道菜,或者说是一种饭。 想来这四五月间,老家也应该是绿树成荫,花香四溢了吧。老家其实很难看见大片的花,谁家厅前屋后都会种一棵或者几棵桃树梨树这些常见的果树,所以入 春后将 会看到梨树桃树等相继开花,只是在乡下作两三点缀,并不会出现“千树万树”“万紫千红”的景象。在老家,花儿能开出像“海 Continue reading

girl

一只香瓜

那时,我还在广州,暑假里,我每天的工作其实很无聊和琐碎的。李经理的女儿才大概四五岁的样子,还在上幼儿园。因为暑假的原因,她经常被她妈妈,也就是李经理带到俱乐部。这个小姑娘很活泼伶俐,长得也讨人喜欢,所以俱乐部的小伙子大姑娘的,自然都在闲暇的时候陪她玩耍,我也在其中,但是因为我的闲时间可能多点,加上吃住都在俱乐部,所以有更多的时间陪她玩儿,她也慢慢地有点粘我。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