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杂记:我与出租车司机

出租车

我本来以为那趟 出租车 的司机和我一样不善言辞——这是少见的,可是当车子经过五里屯立交的时候,我随口说了一句:“那个真像大钟楼。”司机竟然哈哈一笑:“哈哈,是的,是的,你是不是想怎么跑到大钟楼了?”不等我回答,他又接着说:“不过都是电信的,说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电信就喜欢这样的造型。我记得大钟楼刚建起来的时候,可是地标建筑,那塔尖上就是合肥最高的地方,傲视合肥好多年呐!说来都三十多年了。”

“这几十年合肥变化真大,我三十多年前来合肥的时候,这里几乎啥都没有,就几家老国企,拖拉机厂,还有前边就是电视机厂。”说这话的时候,车子已经跑到不知道哪条街上了,我透过车窗四处望去,街道两边高楼林立,黛绿色的写字楼都有好几座,大都是金融机构的,我接了话茬:“您老家哪里?”

“山东济南,知道不?”

“听过,泉城,哈哈。”

“哈哈,对啊。”

“那您几十年前怎么想到跑那么远来合肥呐?”

“当时十六七岁,也不知道干啥,就出来混混呗,正好合肥有朋友在,就过来了,没想到这一来就呆了三十多年,半辈子过去了。”

“那您当时……”

“唉,刚来到合肥啊,还想找人进钢厂,毕竟大国企,铁饭碗嘛,哈哈,咱外来户,关系不硬进不去。你还别说,那时候好的国企,不是有钱就能进,既要有钱也要有人,不然很难的。”

“我爸当年也是,初中没毕业家里给搞到阜阳那边的轧钢厂去了,结果没几年这些企业就就纷纷崩了,然后就开始了这半辈子的打工生涯。”

“是呀,看你年龄,估计你爸和我年龄差不多,如今三四十岁的这一批才叫惨呐,国企纷纷垮台,啥都没捞着,年龄稍大点的可能还捞到套房子,所以呐,哪有铁饭碗,还是自己挣钱来的实在。后来呐,我就去做销售,卖东西去了,凭咱这本事干的还不错。干了好几年呐,觉得也没啥劲,就正好通过朋友介绍,到了一家食品厂做出口检查。说来也简单,就是只要保证出口的食品别有啥不干净的东西,每天工作也轻松,虽然有些枯燥,但是工资不低,待遇也好,大小节日都有福利,每年一场国内游,两年一次国外游,你说这待遇比国企也不错啊。本来想着能在那干到退休也不错,但是啊,天不如人愿呐,第二年家里有事儿,十天半月请请假,检查让经理稍微把把关也就过去了。但是家里的事儿久了,也不能紧耽误着人家的事儿啊,就心一横辞职了。”

“那后来呢?”

“后来啊,家里事儿办完后,又回到合肥,工作也没了,生活还得继续啊。正好我会开车,有个小面包车,就想着给人家送个货干啥的,毕竟那时候也差不多快四十岁了,没啥实在的本领,但是还有膀子力气不是,送送货这个也还行啊。但是跑了几家,都说我没资格证,不敢用。送个货要啥资格证,无非是找借口不想用呗。想来想去,得弄个资格证,又想想吧,与其弄个送货的资格证倒不如弄个出租车的。”

“那倒是啊。”

“毕竟在合肥二三十年,路也都熟悉。而且自己开车子,不用像送货那样,总要紧着客户的时间。”他继续眉飞色舞地说,“我还是喜欢每天摸到现钱的感觉,不管多少,多挣点有几百块钱,少挣点可能就七八十,但是下班数数钱,摸摸票子感觉很爽,尤其往老婆手里一揣,她也开心,我也开心。有时候吧,挣少了,她还问‘钱都哪去了,咋就这么点?’,我就跟她打哈哈‘今天路上特别堵’‘今天天气不好,人都不出门。’,其实呐?我犯懒劲,找个偏点的地方,车一停休息去了!哈哈!”

他的笑声很爽朗,脸上细细的褶子被挤得更细密了。他继续驾轻就熟地穿梭在车水马龙之间,“我总说,我这一辈子啊,大钱挣不着了,但是养家糊口还是行的。我就跟我老婆讲,等过些年我退休了,有退休金,到时候再去哪小区当个保安,这一个月加一块也够吃的了,不愁,不愁,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知足才能常乐,心态一定要好,咱大老爷们儿一定要想得开,你说是不?”

“那倒是啊,您这心态够正,哈哈!”

聊着聊着,很快就到目的地了。我没有问他曾经的梦想——是不是也曾血气方刚,也没有问他生活的现状,以此来揣度是生活磨平了他的棱角,还是他本来就是一个没有棱角的人,因为我觉得生活是自己的,自己觉得开心就好。

我与 出租车 司机

▲ 图文无关,为了配图而配图,去年#皮皮的生活漫记#里摘的图,很讨厌爱八卦,爱唧唧歪歪的出租车师傅,让我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不好么╮(╯▽╰)╭

Posted Under
Tagged

回到顶部
推广时间:皮皮叔叔微信号,私人号,不是公众号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