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

台湾

迷迷糊糊间,我听到爷爷起床了。我睁开一只眼透过窗帘之间的缝隙,看到了天微微亮了。爷爷摸索着穿上了衣服,然后试探着穿上了拖鞋。我转了个身,摸了摸床头灯下面的一排按钮,摸索着按了 3 个,终于打开了主灯。爷爷说:“你睡哎,别管我。”

我“嗯”了一声转身继续睡了。

过了一会儿,爷爷打开了电视看台湾的新闻。

又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外面有“呼朋唤友”的声音:

“走啊!吃饭啊!”

“还没起呢?!”

“下去了!”……

这帮老头子,我很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摸过来手机看看才 6 点多,当时我定的 6 点 20 的闹钟还没响呢。

“起来了?该下去吃饭了,他们都下去了。”

“早呢,昨天导游讲了 6 点半叫早,7 点半出发,餐厅是 6 点半开始,这还得一会儿呢!”

“他们都下去有一会儿了,能不给吃么?”

“不到时间是不会给的。”我一边懒懒的回应着,一边起床了。

很快我洗漱完毕,“咱们下去吧,一会儿吃完饭我再上来拿行李。”也差不多那时候,我的闹钟才响起。

餐厅在7楼,所以电梯往下两层就到了。一开门,我们就看到几个大爷在对面的台阶上坐着。爷爷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哟,你们来得早!吃过了么?”

“哪啊,还没开门呢!”

“得 6 点半呢,还得几分钟。”我看看时间。

爷爷左转走到了餐厅门口,轻轻推了推门,门开了。另外两个老爷子一看也立马凑了过来:“能打开么?”里面还有一道玻璃门是锁着的,他们试了试没推开。隔着玻璃门看到里面的早餐都备好了,还很丰富:“这都准备好了,还不给吃么?”

这时候一个胖胖的小姑娘从楼梯口走了过来,一口的港台腔:“ 6 点半开始啦,你们开门干嘛啊!”说着把他们请了出来,关上了门。

门口又陆续积聚了其他团的人。我打开手机站在楼梯口,浏览着社交资讯。他们则在门口蹲着或者站着,还有几个在楼梯台阶上坐着碎碎念。等到 6 点半,餐厅门打开时,大家呼啦啦一窝蜂地挤进了餐厅。我先在餐台前转了一圈,看到早餐的确很丰富,中西结合。我夹了几片面包,抹了些草莓酱,又夹了几块煎蛋和小香肠,配了几片酱黄瓜片,盛了碗白米粥找了个已经有一个老爷爷的座位放下了餐盘。回到餐台前,我给爷爷指了指位置,让他先过去了。我给他盛了一碗白米粥,取了两双筷子和勺子也返回了座位。然后,我注意到爷爷的菜几乎是他能吃的每样都来点,摞了满满一盘子。他搅了搅白米粥,就开始吃饭了。我咬了一口面包,抬头注意了一下对面的那位老爷爷,大概 70 多岁吧,戴着一顶卡其色的男士小帽,穿的衣服很朴素整洁,看起来很像电视剧里下南洋回来的老爷子们那样的打扮。他也看了看我,试探着问了问:“你们是阿纬的旅行团?”

“对,是的。”

“是阿纬!”爷爷显然也被吸引到了。

“那你们是大陆来的?”

“对”

“大陆哪里?”

“安徽省。”

“安徽阜阳的!”爷爷一边吃着饭一边回答着。

“安徽在东部对吧?”

“对,中东部。”

“你们怎么来的?”

“飞机啊!”

“俺们,是从阜阳坐大巴车,然后到合肥,坐飞机来的。”爷爷一边想着,一边说着。

“噢,那你们安徽有没有高铁?”

“高铁?有啊!”

“你们高铁能到其他地方么?”

“当然能啊!”

“能到上海、北京?”

“肯定能啊!”

“那能到东北么?”

“直接到东北肯定不行啊,但是北上到北京或者其他地方,然后转道东北也行啊。”

“真的啊?”

“肯定啊,中东部地区高铁还是很发达的,交通运输都很发达的!”

“噢!”老爷子扒了一口饭,半信半疑地看了看我。

这时候一个围着梅红色纱巾的奶奶端着盘子轻巧地过来了,“他们是来自内地的,安徽的。”老爷子低声细语地跟她介绍着,“坐飞机来的。”老奶奶很客气地对我们笑了笑,道了声好。

昨天的大巴车上,阿纬反复说到如何对待“两岸关系”以及国民党曾经对台湾人民的“洗脑”政策,所以很多台湾人对大陆的认识很局限和很落后,今天这一大早算是体会到了。当老爷子很谨慎地试探着问我一些问题的时候,当他漏出半信半疑的表情时,我很自豪地有板有眼地跟他介绍大陆发达的高铁线路,努力地用真诚的表情去打消他的疑虑——当然收效甚微。

关于《爷爷,在台湾》系列正在更新中:请点此处

Posted Under
Tagged

回到顶部
推广时间:皮皮叔叔微信号,私人号,不是公众号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