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圣诞之前

圣诞

还有几天就 圣诞 了,我望着窗外的飘雪。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在 2901 的小屋里面挤着,就是此前那个被房东隔了 6 个小间的合租房。

我那一间带着阳台,外间比较宽敞点,但是因为有个水龙头,所以就当作厨房和饭厅了。阳台在阴面,北向和东向有两扇窗户,北向的是一扇几乎可着墙面大小的落地窗,东向的就是一扇普通的对开窗。阳台的空间刚好一张床一张桌一个小衣柜,而我每天也就睡在阳台。 2901 是临街的房子,虽然在9楼,但是每天汽车驶过轰隆隆的声音还是一直能陪着我睡着而平息。

我还清楚的记得,跟房东说过很多次的,北向的落地窗下有一条缝,玻璃胶没打住,请他抽时间过来补一下,出于礼貌的他应允了——后来来看果然也就是出于礼貌的应允了。那时候,每天晚上刮大风的时候,都能看到那条“复古”而喜庆的窗帘鼓动着,而我裹在被筒里听着间歇的车流声慢慢入睡。

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是遵循着:上班、下班、买菜、做饭、刷锅洗碗,消磨一会儿时间,然后睡觉。每天感觉自己很忙,很疲惫,甚至有时候感觉狼狈不堪。自己刚大学毕业,正是青春年华满腹激情的年龄,虽然专业成绩勉强,但是脑瓜子还算机灵做事还算勤恳,在校的时候也曾做过两年的学院宣传工作和一年的学生会主席,用谨航老弟的话就是“那出入也得是左一个军哥右一个军哥”的,憧憬着毕业后能找份体面的工作,先拿一份不错的工资养活自己。可是,一切都不一样。回合肥后,找了一间有四个老板两个员工的小公司,租了一间“徒四壁”的隔板房,每天省吃俭用还是很快就捉襟见肘,经常在月底支支吾吾地跟家里张嘴求援,当然后来跟爸妈要生活费要得也理所应当了。我经常睡觉的时候想着:这又过了一天。我也不知道那样做有什么意义,但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就像《绿野仙踪》里的那头狮子,看起来还很雄壮,其实已经失去了勇气,失去了努力的方向。而要好的朋友们又都不在身旁,或者各自有各自的忙,自己还要留出足够的时间照顾毛毛,难得有的空暇不谈恋爱干其他事情也不太合适,圈子是越转越小,周边的人是越来越少。心里积了些许郁气又没办法跟别人说,毕竟我也不想做一个新时代的“祥林嫂”,只能偶尔在喝醉了之后,控制不住得泪流满面。

每天我都按时上下班,除非强制性加班。在老板得知我每天下班还要自己做饭吃的时候,表现得很惊讶,甚至有些责备和惋惜:你这么年轻每天不把心思用在专业上用在工作上,却要困在厨房里,太可惜了。我提了提嘴角(就当是笑了吧),说:我喜欢做饭,也当放松放松,提高生活情操吧,哈哈。

渐渐的,我喜欢做饭了,当然之前也喜欢,毕竟从小学5年级到高三毕业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自己在出租房里做饭,所以做饭对于我来讲也不算什么苦事,甚至还算是一种常见的事儿。我住的地方靠近大润发,虽然工资少,但是本着不能亏待了自己的基本原则,慢慢地接触到更多的食材,会做了更多的菜。从中学时代接触最多的食材就是土豆和大白菜,那时候经常做的就是醋溜土豆丝、红烧土豆丝、糖醋大白菜,甚至在初中的时候,做糖醋白菜都让邻居姑娘误以为我在做糖醋鱼。现在的菜单已经更新了:

  • 清炒西兰花、油爆胡萝卜片、清炒四季豆、西红柿炒鸡蛋、葱爆平包菜、山药木耳……
  • 芹菜肉片、西兰花小炒肉、豆角炒肉、杏鲍菇小炒肉……
  • 红烧肉、红烧排骨、糖醋排骨、糖醋里脊、孜然炒肉、可乐鸡翅、麻辣三宝(羊蹄、鸡腿、鸭爪)……

俨然成了“吃货”——一个会做饭的吃货,会吃不会做是饭桶。

往年不怎么过圣诞这个节日,去年过得还挺丰富。我记得,毛毛给我买了大衣买了棉鞋。在圣诞节前几天,我用纸杯剪了一个披头散发的“鬼娃”送给毛毛,告诉她这就是今年的圣诞礼物了,她当时就不干了——只不过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这个“鬼娃”一直挂在 2901 的窗帘上。圣诞节那天,我给她买了圣诞主题的袜子,塞了满满一袜筒的橙子苹果碧根果之类的水果零食,沉甸甸的扔在我床上,她看到的时候都苦笑不得,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圣诞礼物。然后我煎了四块牛排、买了火鸡翅、炒了孜然肉,还特意把牛排简单摆了盘,毛毛称之为“山寨版”的西餐。我们坐在我阳台的小窝里的床上,在懒人桌上吃的圣诞晚饭,烤着小暖扇。

那段时间除了吃晚饭是最开心的,其他的感觉都是浑浑噩噩,人的精气神也差了很多,木木的,慢慢的也不愿意思考未来了。

终于在第六个月,我忍不住跟老板提出原本三个月就该“转正”的事儿,他们自然也是同意的,就是工资不能涨。不过好在转正后有一个 500 块钱的“全勤奖”——公司的时间弹性比较大,所以转正后也就算是比此前每个月多了 500 块钱的收入,虽然杯水车薪,但也聊胜于无。

再后来,老板也不再说我不愿意加班的事儿了,毕竟我一般预感自己结案前时间紧张的话也会早到或者迟走来周全时间安排——我不愿意陪老板加班的原因在于,你有你的工作我有我的工作,你加班赶工作我陪着笑在边上干嘛呢。后来同住一个小区 9504 的宝哥的合租房正好空了一间,我就搬过来了,虽然担负了更多的房租水电,但是毕竟这此前是人家的住家,不再是隔板房,环境和生活设施更完善。光是有厨房有灶台这一条就让人很惬意了,毕竟火烧出来的菜和电热出来的菜不可同日而语啊。更不用说,卧室有足够的空间来放置一张足够用的写字桌了。

朋友再来串门,也不用挤在小屋的床上吃饭了。我也有点时间偶尔整理一些文字,或者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藉由毛毛的关系,偶尔看看话剧排练和话剧演出,接触更多的和表演相关的东西。周末不谈恋爱的时候可以一个人去爬爬山,找人侃侃大岔,晒晒太阳,或者一个人蹲在街头拍拍照片。

也有很多好朋友劝我出去闯荡闯荡——就像我以前一样告诉自己“好男儿志在四方”,告诉自己属于奋斗,属于梦想,属于北上广这些大城市,梦想着自己怎样怎样做出一番大事来。可是如今,如果摆在我面前一堆钱,除了挥霍和慈善,我想不到能用来做什么。激情和梦想冷却了一下,我少了很多的锐气和勇气,但是自信却不是丢失最多的。很多人的追求在于得到尽量多的金钱,当你刚走在能挣钱的道路上时,思考的和看到的也更多是钱;也只有脑子能冷却的时候,挣不到钱的时候才会思考——除了追求钱,还有什么可追求的?或者这个年纪我不挣钱是不是正确的?是不是正常的?我始终记得自己看到席慕容那段文字而感动得潸然泪下:

在年轻的时候,在那些充满了阳光的长长的下午,我无所事事,也无所怕惧,只因为我知道,在我的生命里,有一种永远的等待。挫折会来,也会过去,热泪会流下,也会收起,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气馁的,因为,我有着长长的一生,而你,你一定会来。

——席慕容《写给幸福》

我想,“你”或许是你朝思暮想的恋人,或许是你心驰神往的远方,也或许是你纸醉金迷的梦想,只有冷静的时候,“你”才是多姿多彩的,一旦有了目标而为之奋斗,可能“你”就变得单一和具象了。但无论是什么,足够的准备和等待,“你一定会来”。我不应当在很早的时候,高估自己毕业后的这两年——当然现在月入过万买房买车的朋友大有人在,而像我一样为了衣食劳苦奔波的也不在少数,我曾经数次花费了很多的好运气轻易得到过更多的赞誉,而今吃苦或者落寞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你又不是倾国倾城,上苍哪能天天眷顾着你。尤其当我读到《春风沉醉的晚上》里的“我”时,我更觉得我还是幸运的。我没有“我”那样有才能,还能写写稿翻译一些文字,而我却一无长计;“我”挤在贫民窟里,每天蓬头垢面吃了上顿没下顿,而我却每天不愁吃穿,住处也算敞亮。

知足常乐,以前我就是特别知足的人,很多人总会问我:“怎么天天见你都是傻呵呵的乐啊?”那时我是觉得自己一切都挺好,挺顺利的,也没遇到过什么太多的麻烦事儿,有些麻烦也总会解决,看到一些不开心的东西能有意不争执,不和别人做无谓的比较,努力过好自己的一切,带着身边的人能多传染一个笑脸就赚到一份收获,那时候就相信自己哪怕是一个小灯泡,也努力照亮身边的边边角角,如果遇到愿意和我一起当傻灯泡的,那就有两份光明了。

一切都在慢慢得变化着,曾经计较和不开心的事儿也慢慢看得习以为常了——当然并不代表能接受那些曾经鄙视的行为。如今,旧的案子正在收尾,新的案子已经准备接手了, QQ 好友里工作分组人数也从一把手用不完变得要划两下才能到底。更重要的是,新的一年也快开始了,你准备好了么?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准备好,因为我知道好与不好,他都会来,而我在没有能力未雨绸缪之前,一切只能随机应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