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飞”大爷

台湾

上半年的台湾行游记更新到士林官邸那一篇就没再续更了,但是也写了 2 万余字,并且我从照片中摘选了百余张,合在一起设计了一本大画册,准备送给爷爷。我其实很少旅行的,虽然我很喜欢旅行,但是毕竟有那么多羁绊,当然主要是口袋一直不宽裕。这一次的旅行中发生了很多事情,想来都蛮有意思的。

“张飞”大爷我是不知道姓甚名谁了,我向来没有打听人名讳的兴趣。

大爷估计该快70岁了,极度发福的身材,好在他还算高,所以看起来略像一堵墙。他的大圆脑袋上略微谢了顶,前顶上只有一撮稀疏的头发,鬓角花白,满脸横肉;眉毛不浓,但是眉角上扬飞起,双眼皮大眼袋阔鼻头,厚嘴唇老痰嗓三下巴。着装就略显“时尚”了,藏色风衣单排扣,淡蓝衬衣煞在裤子里,把圆滚滚的大肚子挺出来,斜背着一个挎包,拄着一根手杖。

他或许是“见多识广”了,所以经常会听到导游介绍着,他在后面碎碎念,偶尔一口老痰啐在地上。脾气也很倔,经常走着走着就不见人了,导游几次点人数时对他女儿开玩笑:“你家到齐了咱们就齐了。”在阿里山上的时候,我们一伙人好容易排队等到小客车上山。可是点人数的时候,导游发现少了一个,经过“排查”发现“张飞”大爷不知道去哪了——关键是他老伴和女儿也不知道他去哪了,只说“刚才还在后面呢。”于是我们就眼睁睁让后面的旅行团先上车。

在野柳的时候,爷爷说他行动不便不想下去砂地了,让我自己下去玩。我扶他坐在石头上准备给他拍几张照片就下去。这时候“张飞”大爷晃悠悠地来到我爷爷身边,我冲他笑了笑,他对我爷爷说:“老哥,你有福啊!”

我爷爷一怔:“我有啥福?”

“你看你这大孙子多好!”说着抬了抬拐杖指指我。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打岔:“来,爷,我给您两个照张相!”

爷爷开心地说:“好,好,我们这也算是驴友了!老驴友!”

张飞大爷一手拄着杖,一边俯下身扶着大石头坐下:“哈哈,老驴友!”

那是我第一次见“张飞”爷爷笑。

张飞 爷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